帆布袋也是藝術品?藝術書袋(以及裡面的物件)簡史

相信你一定有過這樣的經驗:去美術館逛展,參觀過後在紀念品商店購買了展覽或美術館出品的手提袋;或是參觀某個藝術博覽會,在會場拿到了手提袋,裡面裝滿了不同畫廊的印刷品滿載而歸,請你在繼續閱讀下文前,仔細想想(或實際打開你的包包儲藏室),你是否擁有與藝術相關的袋子/提袋/帆布包?

作為一個帆布袋的狂熱愛好者,我今天要跟大家介紹一檔會使人引起購物慾的有趣展覽:【藝術書袋(以及裡面的物件)簡史】(A Short History of the Art Book Bag (and the Things that Go in Them),為亞洲藝術文獻庫(Asia Art Archive, AAA)的15週年專題活動——15 Invitations for 15 Years的其中之一。本文並非是展覽評論或宣傳,畢竟這檔展覽已是過去式,我想強調的是,藉由此具代表性的15週年活動,讓大家了解亞洲藝術文獻庫所致力的目標,以及檔案文獻如何與當代世界互動。

%e5%9c%96%e7%89%87-1
Installation view of ‘Goods of Desire’ section in a short history of the art book bag (and the things that go in them) exhibition, 2015.

亞洲藝術文獻庫(Asia Art Archive, AAA)為香港一非營利組織,旨在保存及推廣藝術檔案及文獻資料。其收藏有超過百分之85是透過捐贈獲得,現今約有5萬件藏品,種類涵括書籍、圖錄、影音資料、期刊、個人檔案資料等,其中也包含了不少台灣的文獻資料。亞洲藝術文獻庫的使命並非是要成為這些檔案的擁有者,而是鼓勵資源共享,讓更多人能觸及藝術相關的一手資料,因此除了保存之外,公眾計畫及研究也是機構的運行主軸,所有Online Collection的資源皆可自由取用,一方面,豐富了藝術史學者、藝評家及大眾觀看的視角;另一方面,更象徵了數位檔案之於當代社會的便利與立足之地。亞洲藝術文獻庫於2000年成立,2015年時正式邁入第15個年頭,特別規劃了專題活動——15 Invitations for 15 Years,如活動名稱所示,總共有15個活動,邀請不同創作者進行多樣的展演,從第一份邀請的2015年4月起始,到最後一份於2017年3月結束的邀請,為歷時整整2年的特別企劃,若對此活動有興趣的讀者,或許還有機會參與到這場盛事。

亞洲藝術文獻庫網站 http://www.aaa.org.hk

藝術書袋(以及裡面的物件)簡史】於2015的8月到10月舉行,由朱珮瑿策劃。朱珮瑿為亞洲藝術文獻庫公眾活動的策展人,時常關注藝術與大眾文化間的互動,此檔展覽以藝術書袋及書袋收納的相關物件作為兩大主軸。藝術書袋,其功能並不僅限於裝書,而是各式與藝術相關的袋子,可能是藝術家為機構或展覽所設計的「藝術品」,也可能是藝術機構為活動、展覽所印行的「商品」,例如村上隆為時尚品牌Louis Vuitton設計的包款、藝術家Dan Graham 與藝術中心 Art Metropole合作設計的提袋,還有2014年Art Taipei台北國際藝術博覽會所發行的背袋等,這些袋子通常伴隨特定活動而生,活動參與者在接收這些「產品」後,成為物件的擁有者,且因物件的實用性,會再繼續使用或留存這些物品。仔細想想,這些書袋的角色其實很曖昧,究竟是在消費文化下的商品?或是具藝術家巧思和創作的藝術品?而在書袋離開活動現場後,其身份是否有所轉變?

%e8%9e%a2%e5%b9%95%e5%bf%ab%e7%85%a7-2017-02-06-%e4%b8%8b%e5%8d%884-40-44
左圖: Installation view of a short history of the art book bag (and the things that go in them) exhibition, 2015. 右圖: Bag of ART TAIPEI “Dear Art,” 2014.

事實上,展覽的展區規劃正試圖回答這個問題:「藝術的場域」、「知識的載體」、「特權的標記」、「分歧的徽章」、「渴求的商品」為展覽的5大主題。「渴求的商品」代表了書袋作為商品的角色,甚至成為高級品牌的獨家產品,如前述所提村上隆設計的名牌包。而「藝術的場域」展出藝術家為商店所設計的書袋,材質有紙袋、帆布袋等,主要是為了推銷藝術書籍或商品,作為商品的包裝提袋。在此書袋成為裝載藝術知識或商品的容器,也是藝術場域的在場證明。而「知識的載體」部分,則關注了展覽的另一主軸,便是書袋中所容納的書籍、出版物、商品等,而「書」正是代表了知識的集合,也是展覽以「書袋」為名的原因。此部分選擇了過去15年的書袋,透露出亞洲藝術文獻庫的角色,如同書袋乘載了不同形式、類別的知識與資訊,也因收藏對象不同於一般美術館或博物館,亞洲藝術文獻庫在過去15年所推展的研究、教育、展示活動,得以呈現新穎而多元的嘗試與樣貌。

%e5%9c%96%e7%89%87-1
Installation view of ‘Goods of Desire’ section in a short history of the art book bag (and the things that go in them) exhibition, 2015.

「特權的標記」與「分歧的徽章」則反向思考了觀者和擁有者的角色,一些特定書袋的持有是否具有某種身份識別?舉藝術博覽會的書袋為例,有些博覽會僅將書袋發放給特定人士,並伴隨著貴賓卡、貴賓手冊、專刊等物件,讓接收者能有優待尊榮之感受。在其他情況下,觀者對書袋的購買、取得和使用,事實上也都帶有價值觀的認定,就如同在挑選穿著或飾品上,可透露出個人的品味和選擇,有趣的是觀者如何看待「書袋」這樣的物品,又此物品之於個人的意義和價值為何,皆是一連串展覽試圖引起思考的問題。亞洲藝術文獻庫透過【藝術書袋(以及裡面的物件)簡史】呈現了有別於一般的藝術史,也說明了在檔案時代的當下,這些物件在藝術世界的收藏、展示、研究中的多元角色。看完這篇文章後,是否覺得手邊的書袋除了實用性之外,又增添了許多有趣的意涵?好好珍惜現有的書袋並繼續收集吧!

 

亞洲藝術文獻庫:http://www.aaa.org.hk

15 Invitations for 15 Years

http://www.aaa.org.hk/Programme/Details/638

 

0001-1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