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紀實、量產的風景圖像:地誌景觀圖 (上篇)

筆者在先前「漫遊藝術史」部落格文章中,談到西洋風景繪畫(延伸閱讀:西方風景都在畫什麼?17、18世紀18世紀末到19世紀後半19世紀後期到20世紀中期)。這些繪畫大都是油彩和水彩,而且尺寸不小。它們的繪製者在當時藝壇,若不為大師,則至少活躍而有名氣,並讓自己的作品參與畫展,引起藝評注意,進而激發美學形式的討論。從這個角度來說,此類風景畫作可稱得上是「藝術品」(art works)。而今天我要討論的,則是同樣描繪景觀,但是較少加入美學形式辯論的Topographic Views,可翻譯為「地誌景觀圖」(Topography一詞是指地貌的測量描繪)。

地誌景觀圖多半出自地圖師(cartographer)、測繪師(topographer)、測量師(surveyor)、製圖師(draughtsman)、畫師/畫家(painter)之手,甚至有時是建築師(architect)。前面五種專業人士雖然不是大藝術家,但總有名有姓,甚至收入頗豐。他們製作地誌景觀圖的目的不在於創造美景的新定義,而是如實呈現地貌,偶爾稍加美化,在攝影未發明或尚未普及的年代,作為一份紀錄、紀念,以及提供一些視覺愉悅(visual pleasure)之作給買主。地誌景觀圖的尺寸,除非是油畫製成,否則多半不會太大,以方便攜帶或編成書冊。而媒材方面,少數是油畫繪製;多數為鉛筆、墨水,後續亦可上色便於增加寫實程度或提升賣相價格;完成後,還能透過印刷而量產。這樣的製作速度,也比一幅由筆觸層層堆疊的油畫快上許多。因此,地誌景觀圖是快速、紀實、量產的風景圖像。

地誌景觀圖能不能稱得上是「藝術品」?這並非本文討論範圍,但它們的確是重要的「視覺產品」(visual products),對於研究人員及一般讀者來說,饒富趣味。原因是它們不只揭露了某段藝術史當中的地理、水文、街景、建築式樣等資訊,也透過它們各異的取景角度和組成細節,重現了某個大戶人家遊憩園林的文化場景【圖1】,或某處郊區眺望城市的文化儀式【圖2】。

圖1 Charles Radclyffe, 《Perry Barr Hall的景觀》 (Views of Perry Barr Hall, the Seat of John Gough, Esq.)
【圖 1】 Charles Radclyffe, 《Perry Barr Hall的景觀》 (Views of Perry Barr Hall, the Seat of John Gough, Esq.) (內含八張圖,此為第五張) ,1838年。版畫,約29 x 21公分。圖版來源:伯明罕美術館。
Royal Collection
【圖 2】Thomas Wyck,《從南華克望向倫敦》 (View of London from Southwark ),原圖約製於1650年,尺寸不詳。Royal Collection Trust (UK)。

根據筆者整理研究,地誌景觀圖按製作目的,可分類如下:

(一)、軍事用途。

在英國,由官方單位Ordnance Survey提供全國各地精準的地圖。Ordnance 一詞是「軍用品」的意思,因此可以猜測這個單位的成立和軍事有關。的確,在18世紀後期,喬治二世(George II,1683-1760)欲攻打蘇格蘭時,便思索繪製蘇格蘭高地(Highlands)的地圖,以利作戰。之後,Ordnance Survey持續製作各種軍需、民用地圖。

值得留意的是,地圖和地誌景觀圖的不同之處在於,前者多半是凌空俯瞰全區範圍,以線條呈現,並且重視區內道路和比例尺;後者則是聚焦單一地點的描繪(【圖1】到【圖5】),呈現一處特定地的風貌,而且鳥瞰(Aerial View;,但其比例尺較地圖所用之比例尺更大)、俯瞰、仰望、遠眺(Prospect)、360度全景(Panorama)、直視、透過樹木窺探等等各種視角皆有。而Ordnance Survey這家機構歷年來,除了地圖,確實也產出了不少地誌景觀圖。例如,為其工作的保羅·桑德比(Paul Sandby,1731-1809) 在每次測繪之餘,總會為同一個地點畫下幾張類似今日的「側錄」,描繪他們一行人在現場工作的情形[1]【圖3】。

Maps K.Top.50.83.2
【圖 3】 Paul Sandby, 《來到蘇格蘭Kinloch Rannoch的測量隊伍》(Surveying Party by Kinloch Rannoch),1749年。筆、水彩,17.3×23.3公分。圖版來源:大英圖書館。

(二)、私人地產紀錄。

地產是指建築物、花園和土地。例如,皇室或貴族會委任測繪師或畫家替自己的城堡(castle)、皇宮(palace)、鄉間別墅(country house)和周邊花園土地繪製精美的圖像,懸掛在自己的書房。[2]這類繪畫通常以油畫為媒材,只產出一件,而且它們時常採取鳥瞰的視角,讓全棟房舍連同周邊土地一起進入畫面,達到一覽無遺的效果,增添了整筆不動產的氣勢【圖4】。一般來說,豪宅的四面八方都是精雕細琢而成,或是周邊附屬建築也十分精美,所以一張鳥瞰圖往往是不夠看的。十七到十九世紀活躍於英國中部的Gough家族,曾委製一冊八張的圖輯。其中一張,描繪對象很有可能是比鄰主屋的「遺孀之屋」(Dower House,當男主人過世後,房產即將交給下一代。此時,已逝男主人的遺孀,便搬到莊園裡另一棟還算寬敞的「遺孀之屋」居住。)【圖5】。另一張,則呈現了家族正在舉辦的射箭活動【圖1】。

(未完待續)

【圖4】 Pieter Andreas Rysbrack,威爾郡托特漢公園的鳥瞰圖(局部)(An Aerial View of Tottenham Park, Wiltshire)
【圖 4】Pieter Andreas Rysbrack,威爾郡托特漢公園的鳥瞰圖(局部)(An Aerial View of Tottenham Park, Wiltshire),1743年。油畫,193 x 234.5公分。圖版來源:私人收藏。
【圖5】 Charles Radclyffe, 《Perry Barr Hall的景觀》 (Views of Perry Barr Hall, the Seat of John Gough, Esq.)
【圖 5】Charles Radclyffe, 《Perry Barr Hall的景觀》 (Views of Perry Barr Hall, the Seat of John Gough, Esq.) (內含八張圖,此為第七張) ,1838年。版畫,約29 x 21公分。圖版來源:伯明罕美術館。

[1]John Bonehill and Stephen Daniels (eds.), Paul Sandby: Picturing Britain (London: Royal Academy of Arts, 2009).

[2] John Harris, The Artist and the Country House: a History of Country House and Garden View Painting in Britain, 1540-1870 (London and New York: Sotheby’s, 1985).

螢幕快照 2017-11-01 22.17.18

 

arthistorystrol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