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速、紀實、量產的風景圖像:地誌景觀圖 (下篇)

地誌景觀圖除了有軍事和私人地產紀錄兩個明確的用途之外,大部分地誌景觀圖的生產,總離不開紀錄觀賞的動機。如果按照委任和製作過程的嚴謹程度,以及繪圖者是否得以考據的情況來看,那麼一般描繪名勝街景和作為觀賞之用的地誌景觀圖,還可分為兩種:製作較嚴謹的紀念性畫冊和委任作品;偏向平價消費,並一再複製經典構圖的產品。討論如下:

(三)、觀賞及記錄用,但製作過程較嚴謹。

例如,18世紀上半葉,英格蘭有一對知名的測繪兄弟檔塞繆爾.巴克(Samuel Buck ,1696-1779)與納撒尼爾.巴克( Nathaniel Buck,活躍於1727-1753)。他們在夏天四處旅行測繪,冬天加緊製作成品。兩人一共生產了428張描繪不列顛群島各處教堂、城堡的版畫,外加83張英格蘭各大城市的景觀圖。[1]相當有名的一張,是《從東南方遠眺約克城》【圖1】。約克是英格蘭知名古城,也曾是中世紀時的首都。巴克兄弟鉅細靡遺地描繪城市的天際線,又以接連不斷的教堂尖塔來表現。位於背景偏右的大教堂,是約克大教堂(York Minster),繪者特別將它畫成高聳獨立,凌駕於其他建物,營造了顯赫感。畫面前方則是一群紳士淑女,他們屬於上流社會(Polite Society),他們彷彿代替同樣來自上流社會的的圖畫購買者,在古城前展演一段優雅的交誼。

【圖1】 Samuel and Nathaniel Buck,《從東南方遠眺約克城》(The South-East Prospect of the City of York)
【圖 1】 Samuel and Nathaniel Buck,《從東南方遠眺約克城》(The South-East Prospect of the City of York),1745年。刻蝕版畫,手工上色。31.4 x81.2公分。圖片來源:Government Art Collection, UK.

另外也有出版者和印製商別出心裁,製作了某個地區─郡(shire)、市鎮(township)、領地(manor)、或教區(parish)─的主題風景畫冊【圖2】。這類畫冊常包含數十張畫,並搭配介紹文字。它們需集眾人之力完成,且常是從零開始,由出版社廣邀當地畫家和製圖師,甚至全國知名的大師,一齊獻上各自的作品,然後找專人執筆,介紹當地史地人文,完成一本有百科全書架式的風景圖集【圖2】。如果當中有少數幾張畫面特別精美,日後也會以單張的方式直接複製,然後在市場流通(當時沒有現代社會的版權觀念)。這些畫冊流傳至今,數量仍多,在歐美圖書館、博物館、甚至二手書店找到它們的蹤跡,可謂後世愛好者研究地誌景觀圖的主要資料來源。

【圖2】Jaffray James, Graphic illustrations of Warwickshire (Birmingham,1862)
【圖 2】Jaffray James, Graphic illustrations of Warwickshire (Birmingham,1862), Publisher: Thomas Underwood.

前面一類的地誌景觀圖具有出版資訊或繪者身分可考,而伴隨鐵路的普及和英國國內旅遊的興盛,中下階級和勞工階級也加入了觀光的行列。他們一邊旅遊,一邊也樂於購買類似今日明信片的風景圖卡、小畫冊,還有印著風景圖像的花瓶和容器。[2]即使沒有旅遊,「風景」也是一個流行的主題,在構圖上模仿先前已流通一陣子的知名作品(【圖3】為原作,【圖4】為後人仿製)。與前三類相比,這類偏向消費性產品的地誌景觀圖,往往沒有作者姓名,或僅聊備字首縮寫於圖片下方,考據起來有相當難度。

最後,無論在第三或第四類地誌景觀圖中都流行過一種特別的內容:殖民地的風景【圖5】,更加說明了地誌景觀圖在當時是一個市場蓬勃、流通性高、主題繁多的視覺產品。

圖3 Thomas Hollins ( J. C. Stadler製版), 《伯明罕大街一景》(A View of High Street, Birmingham )
【圖 3】 Thomas Hollins ( J. C. Stadler製版), 《伯明罕大街一景》(A View of High Street, Birmingham ) 版畫製於1812年7月1日(原圖繪製完成日)之後。銅板刻蝕,14x 19 公分。伯明罕美術館。
圖片1
【圖 4】作者不詳,為後人仿照【圖 3】而繪的作品。《伯明罕聖馬丁教堂》(St Martin’s Church, Birmingham)。單張圖片剪貼,媒材尺寸不詳,伯明罕美術館。
moorshe
【圖 5】Charles Ramus Forrest,《(印度)穆爾希達巴德城市一隅》(Part of the City of Moorshedabad),1824年。刻蝕及水彩,尺寸不詳。圖片來源:大英圖書館。

介紹完了製作目的和分類,最後討論地誌景觀圖的定位和方向。一般而言,歐美博物館、美術館收藏的地誌景觀圖,往往和繪畫(Paintings)、古地圖(Old Maps)分屬不同部門(Department),足見地誌景觀圖是一個特殊的類別。另外,以古地圖為研究主題的學科多與歷史或地理相關。而把繪畫當成研究主題的學科,自然少不了藝術史。那麼,什麼領域的專家會把地誌景觀圖當成研究的主題呢?答案是歷史、地理、藝術史這些領域的學者都曾討論過地誌景觀圖。就英語世界藝術史學科來說,地誌景觀圖的研究可於1970年代觀察得到。例如學者特雷弗·費塞特(Trevor Fawcett,1934-2007)就發現19世紀開始,地方性畫家大量崛起,而他們所帶來的「在地」視野,都要靠描繪當地風景的地誌景觀圖才得以表現。[3]除了費塞特以量化的角度來討論以外,也可以用圖像分析的方式,觀察圖片裡究竟畫了什麼東西,進而推測環境的開發和新型態空間誕生的可能性。[4]另外,也有以「測繪者」這個行業本身經濟和社會的角度切入地誌景觀圖的研究。[5]總之,數以萬計的地誌景觀圖是一個豐富的資料庫,除了以上的研究方法,更期待讀者們開發新的perspectives,挖掘更多有趣的內容。

[1] York City Art Gallery, York Through the Eyes of the Artist (York: York City Council, 1990), pp.164-5.

[2] William Vaughan, British Painting: the Golden Age (London: Thames and Hudson, 1999), chapter 12.

[3] Trevor Fawcett, The Rise of English Provincial Art: Artists, Patrons, and Institutions outside London, 1800-1830 (Oxford: Clarendon Press, 1974).

[4] 例如,筆者的博士論文,就有討論工業城市的遠眺圖,如何再現了日益開發的「市郊」地帶。Lin Chang, Manufacturing Landscape: the Representations of Suburbs, Birmingham 1780 -c.1850 (thesis) (London: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2011).

[5] Nicolas M Grindle, “The Wise Surveyor”: Surveying and Representation in British House and Estate Portraiture c. 1675-1715 (thesis) (London: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2002).

螢幕快照 2017-11-01 22.17.18

arthistorystrol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