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青春】移動的審查員—藤島武二與殖民地美術展覽會

文 / 郭懿萱

1933年,第7回臺灣美術展覽會(簡稱「臺展」)一如往常地開辦,但這一年,西洋畫部審查員的名單上再也看不見在前一年已歸鄉的「石川欽一郎」名字;這一年,新興藝術的代表—「獨立美術協會」來臺舉辦第二次的巡迴展;這一年,一位日本畫壇重量級的畫家渡海來臺,受邀擔任審查員。從此,這位畫家便展開前往外地的審查員之旅,以及在作品中留下不同於當時日本內地的景觀風貌。他,是著名的日本近代洋畫家—藤島武二(1867-1943)。

觀察這一年的臺展西洋畫部入選作品,開始出現受到當時獨立美術協會影響的創作,這些作品中漸漸脫離純寫生的樣貌,取而代之的是躁動、抽象的線條,以及不規則的幾何型態,例如橫山精一的〈家〉、中村忠夫〈水泥油槽(セメントタンク )〉等。雖然創作者聲稱自己是受到當時獨立美術協會的啟發,然而是否能夠入選於官展,是依賴審查員的評斷與決定。因此,此時的西洋畫部審查員,究竟抱持著怎麼樣的心態來面對這些挑戰藝術殿堂的新興藝術呢?

根據《臺灣日日新報》記載,藤島武二是經過臺灣的審查員會議所推舉而來的人選。[1]翻閱藤島武二的年表,發現在擔任東京美術學校西洋畫科教員期間,他曾前往法國、義大利留學,接受後印象派與文藝復興藝術的洗禮。當時的法國,是印象派全盛期的尾聲,後印象派開始興起,在法國見到後印象派、新興藝術展覽會的藤島感到十分雀躍,深受吸引。[2]在藤島回國後,雖身處東京美術學校與學院派氛圍濃厚的帝國美術展覽會中,但他不吝惜提攜後進,支援這些勇於嘗試新興藝術的學生們成立「新創作派協會」。因此,相較於其他學院派的日本洋畫家,可見藤島對於新興美術是抱持著寬容的態度。

圖1 藤島武二_台灣風景
【圖 1】藤島武二,〈台灣風景〉,1935,油彩、畫布,37.6 x 55.5 cm,私人收藏。
圖2 藤島武二_大洗
【圖 2】藤島武二,〈大洗〉,1931,油彩、畫布,33.3 x 45.6cm,石橋財團ブリヂストン美術館收藏。

第7回臺展審查後,接受專訪的藤島說到:「過去的美術展覽會,類型大多有統一的趨勢,但作為現今的趨勢,是尊重發揮個性。[3]而隔年第8回臺展之際,持續擔任審查員的藤島繼續提及:「藝術家最重要的是擺脫單一的主義,應該更加地發揮個性。」[4]一再地強調「個性」與畫家自我表現的重要性。藤島作為臺展的審查員提交的參考作品〈淡水風景〉中,不同於過往的細緻刻畫,表現出明顯的畫風轉變。而藉由臺展審查機會至臺南寫生時留下的〈台灣風景〉,同樣可見此時期畫家的風格開始走向形式化的色塊與簡略狂放的筆觸【圖1】。第9回臺展出品的〈大洗(波濤)〉一作,對比臺展圖錄以及現存作品,可知同件作品在參加臺展之後,藤島將其作為贊助作品,展出於1936年日本新創作協會的首次展覽中【圖2】。曾提到「臺展與內地的各畫壇比較的話,絕不遜色」[5]的藤島,或許也是藉由作品,表達出他對於臺展與新興藝術的美術團體抱持著共同期許吧。

圖3 藤島武二_耕到天
【圖 3】藤島武二,〈耕到天〉,1938,油彩、畫布,68.5 x 85.0 cm,メナード美術館收藏。

第9回臺展審查結束後隔年,藤島參與了帝國美術院的改革,並未繼續擔任第10回臺展的審查員。1937年,他接受了正木直彥推薦,前往另一個日本佔領開拓的地點—滿州,擔任訪日宣詔美術展與滿州國美術展覽會審查員。根據訪問,藤島對於滿州地形的起伏與天空的顏色有深刻的印象。[4]因此他也藉由審查機會留下許多強烈色彩的創作【圖3】。然而,相較於對臺展的稱讚,藤島對於滿州的美術展覽卻毫不留情地評論是「稚拙的東西」,同時提到即便作品入選,入選者也不能安心,需要更加努力,並告誡畫家們:「果然寫實描繪出畫家實際見到的事物才是最堅實的道路。[5]

為何藤島對於兩地的審查標準有所不同呢?必須要從兩地的藝術教育觀察起。滿州,或是當時的關東州,在1937年訪日宣詔美術展開展前,雖然有許多日本的美術家前往當地,並成立藝術相關社團,亦有博覽會的美術品展示或是零星的美術展。然而,根據住在滿州的畫家伊藤順三的證言,滿州當地的美術展覽會常常會有因為財政問題而造成取消開展的狀況。再者,雖然有許多日本畫家前仆後繼地到滿州,但是許多留在滿州長住的藝術家多是教職員、滿州鐵路公司的社員,在藝術界中「缺乏勇氣與團結力」,業餘色彩較重。[6]

反觀臺灣的藝術教育,在臺的美術教師通常經過日本正規的藝術教育訓練,他們將「寫生」的基礎訓練技法傳遞給臺灣的學生。在臺展創立之前,不少學校和美術團體都有開設成果展。同時臺展是由學校美術教師與民間藝術家所發起而成立的,十分重視民間美術家、藝評家的意見,故可以想見兩地的藝術基礎有相當差距。

圖4 高橋勉_平和
【圖 4】高橋勉,〈平和〉,1937,《訪日宣詔紀念美術展覽會圖錄 第一回》。
圖5 白崎海紀_松花江速寫
【圖 5】白崎海紀,〈松花江速寫〉,1938,《第一回滿州國美術展覽會圖錄》。

其實,藤島對於新興藝術的期許,同樣表現在滿州的美術展覽上。例如充滿著超現實主義的風格的高橋勉〈平和〉【圖4】與白崎海紀〈松花江速寫〉【圖5】,分別入選1937年的訪日宣詔美術展與1938年的滿州國美術展覽會。然而1939年後,滿州當地的超現實主義相關畫會解散,日本警察亦開始懷疑超現實主義的畫風與共產主義有相互連結的嫌疑。因此滿州當地的新興藝術發展逐漸受挫,取而代之的是與戰爭時局相關的主題,或是展現國家富足、王道樂土的形象。而藤島也是在這一年開始不再擔任滿州美術展覽的審查員,曾說過「藝術本來就應是獨立的,不應該受到政治家與政黨的左右」的藤島,想必也是不願意見到這樣的發展的吧。

[1] 〈洋畫審查員に 藤島武二氏招聘 東洋畫は昨年通り 臺展幹事會で決定〉,《臺灣日日新報》,1934年08月27日(七)。

[2] 藤島武二,〈藤島武二年表〉,《藤島武二畫集》,東京 : 日動出版部,1998年,頁307。

[3] 藤島武二,〈意外に立派 藤島武二畫伯の西洋畫審査感想〉,《臺灣日日新報》,1933年10月25日(二)。

[4] 藤島武二,〈藝術眼に映る 臺灣の風物詩 藤島畫伯の畫遊談〉,《臺灣新聞。1935年2月3日(三)

[5] 〈滿州側畫家 色彩に特徵〉,《滿州日日新聞》1937年05月03日(二)、満洲國通信社,《訪日宣詔紀念美術展覽會圖錄 第1回》新京:満洲國通信社 1937年,頁122-123。

[6] 伊藤順三,〈満州美術の向上〉,《新天地》,卷17期5,1937年5月,頁49-50。

  • 藤島武二〈台灣風景〉將於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北師美術館『不朽的青春—臺灣美術再發現』 (2020/10/17-2021/01/17) 展出。展覽訊息請關注美術館官網公告 https://montue.ntue.edu.tw/。本文為財團法人福祿文化基金會贊助之研究成果一部分,謹致謝忱。

0001

2 com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