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薯看展覽:《愛德華・霍普和美國飯店》的策展、行銷、延伸閱讀

文 / 番薯王

《愛德華・霍普和美國飯店》(Edward Hopper and the American Hotel)特展於2019年10月26日維吉尼亞州首府里奇蒙(Richmond, VA)的維吉尼亞美術館(Virginia Museum of Fine Arts)開幕,展至隔年2月23日。小編長期研究公路旅行與視覺文化,旅美多年恰好認識策展人,並獲得館方對相關領域青年學者的獎助金而參加了11月中旬在維吉尼亞美術館舉辦的學術研討會與深度導覽。[1]

策展緣由與脈絡

美國藝術部門策展人兼主任李奧・梅佐(Leo Mazow)在2016年維吉尼亞美術館就任前就開始醞釀這個展覽計畫,梅佐原先在阿肯色大學擔任美國藝術史副教授時曾講授以「美國藝術中的交通意象:飛機、火車、汽車」為題的專題課程,小編於2014年亦有幸於華府國家藝廊的研討會中聆聽梅佐「霍普的飯店:窗、牆與其他景致」的專題演講。

維吉尼亞美術館的總策展人兼副館長麥可・泰勒(Michael Taylor)本身的研究領域是現代藝術,而美國藝術部門的策展研究專員莎拉・鮑爾斯(Sarah Powers)的博士論文則關注三位美國三零年代的藝術家,霍普便是其中之一,小編先前撰寫博論時也曾參考引用,因此整個展覽策劃的規模、深度,以及獲得的資源相當可觀。[2]

霍普本人跟維吉尼亞美術館亦有淵源,1938年霍普曾擔任美術館首屆雙年展的評審主委,1953年又回鍋擔任雙年展評審委員一職,美術館則在該年購藏了霍普參展的畫作〈黃昏的樓房〉(House at Dusk, 1935)。

左:霍普,《酒店話題》1920年6月號封面插畫。
右:霍普,《飯店管理》1924年11月號封面插畫。

從霍普的生涯初期談起

策展人梅佐研究霍普多年,對其創作生涯瞭若指掌,策展研究相當紮實,尤其是透過細膩閱讀霍普的作品和由本身亦是藝術家的妻子喬瑟芬・霍普(Josephine “Jo” Nivison Hopper)所撰述的手札,勾勒出以藝術家旅行經驗為本的視覺樣貌,展覽也透過流行圖像和大眾文化讓藝術與社會史相互對話,回應並拓展了當今學界對於霍普的研究,並檢視其對美國藝術與視覺文化諸多觀光旅遊的意象與主題。

整個展覽以霍普初期的素描和插畫揭開序幕,從1905到1925年霍普多靠著繪製商業插畫維生,主要的作品包括1920到1923年替《酒店話題》(Tavern Topics)雜誌創作的五幅封面和七幅插圖,還有此時期尾聲和1924到1925年替《飯店管理》(Hotel Management)雜誌的創作,汽車文化、公路旅行和觀光旅遊相輔相成,前景的汽車和背景的飯店清楚交代兩者緊密的關聯性,也提供霍普作品題材和大眾文化連結的線索。霍普的創作生涯從廿世紀初期跨越大蕭條時代到冷戰時期,作品中描繪的物質文化相當值得深究和對照。

霍普夫婦在三零年代大多在紐約市區的自家住宅和羅德島州鱈魚角租賃的夏季小木屋,抑或在兩地之間往返,甚至是在新英格蘭地區的公路旅行中度過。霍普的作品中除了飯店、汽車旅館,還有一部分題材是源於經常下榻家庭式自營簡易住宿的體驗(類似現今的Airbnb),雖然不是首選,但在大蕭條時期,此廉價住宿卻是許多美國人的共同回憶。

展覽的主幹

整個展覽的主幹建構在數幅霍普描繪飯店、汽車旅館、旅社、住宿體驗的作品,延伸到當代藝術其他藝術家對於類似題材的體現。其中包括辛蒂・雪曼(Cindy Sherman)、威廉・艾格斯頓(William Eggleston)、葛雷格・克魯德森(Gregory Crewdson)等人的攝影,還有其他藝術家的畫作、雕塑等,以及許多公路旅行明信片和搭配數位地圖重建霍普幾次公路旅行曾經造訪的地點。

愛德華・霍普,〈西部汽車旅館〉1957,耶魯大學美術館藏。

本展最大的焦點莫過於霍普的〈西部汽車旅館〉(Western Motel, 1957),畫中霍普妻子喬瑟芬坐在汽車旅館的床上,轉身凝視著藝術家與觀眾。這幅在霍普生涯晚期的作品充分體現了霍普的風格,包括室內與室外空間與物件細節的對比,以及畫面如同電影一般的敘事感。雖然公路旅遊指南常建議旅客下榻在離公路稍遠較為清幽安靜的地點,此處卻明顯可見窗外的公路以及背景美國西南部特有的地貌,還有霍普駕駛的綠色別克轎車。汽車旅館與飯店最大的差異在於汽車旅館經常座落在公路周邊,省下旅客進出市區浪費的時間,旅客也往往能直接將車輛停靠在自己的房間旁,方便上下行李,而在汽車日益普及的同時,市區的飯店除了價格較高,還需要額外煩惱停車的問題。

偌大的窗戶和房門讓斜倚的午後陽光灑進房間,暗示了霍普伉儷大致結束了一天的旅程而剛進入下榻的汽車旅館房間,喬瑟芬的紅色洋裝和房內的床座、枕頭,以及背後床邊小桌溫暖的紅褐色色調連成一氣,和畫面右側的紅色沙發呼應,卻又跟窗外綠色的車身與湛藍的天空形成對話。雖然霍普不在畫面裡卻巧妙地安排了藝術家此曾在的象徵物件,除了左下方讓畫面平衡的行李外,還有畫面右側紅沙發上的藍色毛衣。

展場照,左為美術館打造的汽車旅館房間實景,右為霍普〈西部汽車旅館〉原作。©VMFA

夜宿美術館

在展覽行銷的部分,策展人突發奇想以霍普的〈西部汽車旅館〉為題在展間打造出立體實景,並推出三種價位(美金250、350、500)的兩人套裝行程(包含美術館餐廳折價或體驗券、展覽圖錄、展覽貴賓券、鄰近飯店隔日早午餐與迷你高爾夫體驗券、專人導覽等),提供觀眾預約夜宿美術館(晚上九點入住,隔日早上八點前退房),彷彿身歷其境於霍普畫中的汽車旅館房間一般,開展不到一個月全數套票皆已售罄。

參加研討會的一項驚喜是會後策展人帶著與會學者們進入展間實景幕後一探究竟,甚至拍照留念,仔細觀察包括佈景、打燈、旅館房間物件。為了打造舒適貼心的體驗,館方也在一旁小客廳提供桌遊、零食、小冰箱與冷飲、咖啡機等給過夜的觀眾使用。

維吉尼亞美術館打造的汽車旅館房間實景的燈光與佈景。

後記

在當代思潮的激盪下,對於美國現代藝術大師霍普並非沒有批判或重新詮釋,在研討會學者和策展人對談中,便提到了喬瑟芬在霍普生涯中扮演的角色,霍普生涯初期曾經困頓,但亦是藝術家的喬瑟芬始終不離不棄地鼓勵,喬瑟芬除了是丈夫霍普最大的支持者,也經常擔任畫中的模特兒,並提供霍普的創作靈感來源。多年來喬瑟芬總會用插畫搭配文字清楚記錄霍普的所有作品,除了私人手札外,在霍普作品的紀錄本上會有三種筆跡,除了霍普本人與畫商,另外就是喬瑟芬的註記。當霍普描繪諸多女性意象,作品也常觸及(男性)觀看與(女性)被觀看經驗的同時,往往讓人聯想女性在其創作生涯,特別是喬瑟芬不可或缺的重要性。

另一面向則是霍普創作與旅行經驗本身的侷限性,雖然展覽亦談及非裔美國人的旅行經驗,但總體而言,霍普的作品呈現的仍屬白人、中產階級、男性的觀點,例如下榻的飯店和旅館,相當程度依舊是種族隔離過濾後的空間體驗,作品幾乎不見非裔美國人的身影,這也難怪非裔美國人在觀展時可能覺得格格不入,反而重現非裔美國人的缺席與白人才能享有的特權。美國許多地方直到六零年代仍有種族隔離,非裔美國人在旅行期間往往必須另尋安全的加油站、餐廳、飯店旅館等。

在維吉尼亞美術館特展結束的同時,世界各地都面對了新冠病毒疫情的衝擊,大街小巷人去樓空,以往街道商家和觀光景點人來人往的景象突然不見,取而代之的彷彿是電影中才會出現有如世界末日般的空城場景,而霍普作品經常流露的異化、孤獨、寂寥、疏離都被冠上新的脈絡,即便是霍普對於日常片刻或旅行休憩的描繪,在這波新冠疫情的衝擊下都被重新解讀賦予意義。

維吉尼亞美術館以霍普〈西部汽車旅館〉為題打造的展間實景。

【文末彩蛋】


[1] 該展於2020年7月17日至10月25日於印第安納州首府的印第安納波利斯美術館(Indianapolis Museum of Art)巡迴展出。

[2] Sarah Powers, Image and Tension: City and Country in the Work of Charles Sheeler, Edward Hopper, and Thomas Hart Benton, Ph.D diss., University of Delaware, 2006.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