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的生死表象(上)

文 / 林聖智

中國中古前期承繼漢代將墓室視為死者魂神居所的生死觀,墓室被視為與天地相應的小宇宙。在這個由空間、方位、圖像所建構的小宇宙中,天文圖像為表象天界的基本要素。雖然墓葬中天界圖像的表現往往較為簡略,但是對於如何在地下重構一小宇宙,界定出其中的方位與時空的象徵性框架,具有關鍵性的作用。本文以北斗七星(大熊座)為例,來說明這個階段天文圖像配置的部分特點,並作為理解近世道教北斗圖像與信仰的基礎。

陝西西安東郊田王西晉元康四年(294)墓編號M462,由墓道、甬道、前室、過洞、耳室、後室所構成。墓門朝北,前後室均作穹隆頂。前室東耳室中有一人骨架,後室並列兩具人骨架。在前室頂部北壁與甬道口上部牆壁0.7公尺的範圍內,畫有北斗七星母題,並書有「元康四年地下□北斗」【圖1】。榜題與北斗七星相重疊,北斗二字的比例較大。在西壁南端畫有圓,並書「月」字。西壁有月,因此東壁很可能原來畫有日象。魏晉時期中原地區流行薄葬,墓葬中罕見任何圖像,元康四年西晉墓中出現北斗母題,顯得頗為特殊。這也是魏晉時期墓葬中,唯一在墓室畫出北斗七星的例子。

【圖 1】陝西西安東郊田王西晉元康四年(294)墓 北斗七星
(《考古與文物》,1990年5期,頁51)

這座墓葬的北斗七星牽涉到「畫」與「書」,描繪與書寫之間的互動。北斗如同華蓋橫置於上方,在北斗的天璣、天權、玉衡處寫下兩行的榜題。「地下」二字與北斗相重疊,在組成上北斗與榜題相接連。「北斗」二字並刻意放大,位置偏左,與上方的斗魁相互呼應。圖與文組合成一協調而均衡的整體。雖然目前已難以判斷圖與文之間的先後順序,但是就這樣的圖文關係表現看來,其來源可能出自解注文或符文一類具有宗教儀式性的書寫傳統。實際上榜題中的地下二字即為解注文中常見的用語。

東漢中晚期至魏晉時期墓葬中出土了大量帶有朱、墨書寫文字的陶瓶。就書寫於陶瓶上的文字來看,其目的在於鎮墓消災,解除死者或生者的罪過。在中國歷史博物館藏1957年陝西長安三里村出土東漢陶瓶一件,瓶外朱書符文,上方有北斗七星的圖樣,斗杓中可見到「北斗君」三字。由此看來,不能用一般墓葬圖像的繪製方式來理解元康四年西晉墓中的北斗母題,其製作過程應該與宗教性儀式有關。北斗信仰的發展頗為複雜。北斗為帝車,同時具有攘除兵禍的作用。漢代文獻中可見北斗與日月的組合。漢武帝征伐南越時禱告太一,太史奉命將繪有日月、北斗、龍的靈旗指向南越,祈求攘除兵禍。西晉元康四年墓中北斗七星位在近於甬道口處,其功能可能就是作為鎮護墓主之用。

吐魯番阿斯塔那65TAM39墓為土洞墓,墓室狹小,出土木棺前檔一件,下小上大,近於梯形,繪有北斗七星。上半部三星之間有細線相接,斗魁在下,據推測與「七星板」有關【圖2】。漢墓中可見到棺蓋內飾北斗的例子。在墓主近側配置北斗圖,企圖建立北斗七星與墓主身體之間更為直接的關係,應該與攘災、厭勝有關。

【圖 2】吐魯番阿斯塔那墓木棺前檔 北斗七星
(《考古與文物》,1983年4期,圖版5-2。)

北朝墓葬中的北斗七星可見於北魏孝昌二年(526)元乂墓與北齊天統五年(569)□道貴墓壁畫。不過元乂墓中的北斗僅為星圖的一部份,並非天文圖的中心,在繁多的星宿中其形象並未特別突出。北齊□道貴墓中的北斗七星則較為顯著。□道貴墓位於山東濟南市馬家莊,墓葬形制為單室墓,墓向南略偏西。穹窿頂四方各繪一大星,北方為北斗七星【圖3】。西方繪有日,東方則繪有月,日月的方位與一般的墓葬相反。其中北斗七星位在北側,其位置並非位在墓頂,而是與日月居於同一高度。墓室北壁為墓主畫像,墓主瞑目,兩袖搭於几案上。北斗位在墓主畫像的正上方。若考慮北斗與墓主畫像的關係,則北斗除了作為天界的星宿之外,可能還兼具鎮護墓主的作用,具有類似七星板的功能。

【圖 3】北齊□道貴墓 墓主畫像與北斗七星
(《文物》,1985年10期,頁45)

這種北斗與墓主畫像的親近關係,也可見於吐魯番阿斯塔那古墓。吐魯番阿斯塔那魏晉時期墓葬中所出土紙畫「墓主生活圖」【圖4】。圖中日、月與二座北斗貼近紙幅上緣,其中一座位在墓主畫象的上方。另有同為吐魯番阿斯塔那古墓出土的「莊園生活圖」壁畫,位在墓室北壁,長約2公尺、寬0.68公尺【圖5】。畫面右側為莊園田地,中央為墓主夫婦畫像,左側為庖廚與騎馬人物等。中央帷帳內坐有三人,前方有一長方形几案,右側有牛車與馬。牛車旁有「車牛」榜題。帷帳左右上角各有一頭形,畫有五官與鬚,並分別書有「月像」與「日像」。墓主夫婦畫像中有三人,左側一人較高,應該是男性墓主。墓主與帷帳之間繪有北斗七星與星宿,榜題分別是「北斗」與「三台」。將北斗繪於帷帳內,貼近墓主畫像位置,刻意將北斗與墓主併置,藉由縮短空間上的距離來建立兩者之間的密切關聯。

【圖 4】吐魯番阿斯塔那墓葬 紙畫墓主生活圖 部分
(《中國美術全集 繪畫編1 原始社會至南北朝繪畫》,頁118-119)
【圖 5】魯番阿斯塔那古墓出土壁畫 莊園生活圖 部分
(《吐魯番文物精粹》,頁86-8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