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子遊戲的藝術體現──從獨立遊戲《Gris》娓娓道來 (上)

文 / TSUBAME 田敬暘

電子遊戲能否成為藝術一直以來有很大的爭論,美國知名影評人羅傑‧艾伯特(Roger Ebert)曾撰文認為電子遊戲永遠不可能成為藝術,當時的文章惹來許多遊戲人的非議。[1]文中提到我們所認為遊戲中重要的「互動」成份,卻是使遊戲無法成為藝術的絆腳石。

一個典型的遊戲,必定會有互動過程。玩家在遊戲中做出各式各樣的選擇,接著遊戲依據玩家的選擇給予相應的回饋,而玩家在接收這些回饋後進而做出不同的選擇,如此周而復始。「互動」成為了遊戲與傳統藝術載體最大的區別,卻也是羅傑‧艾伯特認為遊戲難以成為藝術的論點之一。他認為藝術與遊戲最大的差異在於「遊戲可以贏」,而傳統的載體呢?我們只能被動地體驗它。然而遊戲之所以能「贏」在於玩家與遊戲「互動」的過程,因此羅傑‧艾伯特的說法也間接地否定遊戲中的「互動」成為藝術的可能。

可以理解為何羅傑‧艾伯特認為「遊戲可以贏」稱不上是藝術,因為藝術作品通常會傳達某種意念,而我們是被動地去接收這個意念。然而「遊戲可以贏」在於我們處於主動的地位,我們能夠「選擇如何與遊戲互動」,這個狀態就跟羅傑‧艾伯特在這篇文章中所認為的藝術定義有所出入。

不過我們從其他角度來看的話,互動所帶來的體驗不也類似於傳統載體給予我們的體驗嗎?這也是為什麼羅傑‧艾伯特的說法會惹來許多非議的地方。事實上,互動式電影的出現,大大地挑戰了這個觀點,不過互動式電影算不算是遊戲,這又是後話了。

也有人認為遊戲是一種通俗藝術,不過這有可能會受到大眾市場的牽制,遊戲開發商會為了迎合大眾的口味,淘汰那些別出心裁卻不適合市場的想法。沒有了這些別出心裁的創意,更遑論藝術價值?所幸,近幾年獨立遊戲的盛行,讓我們意識到遊戲其實未必全然受制於大眾市場,也因此像《Gris》這樣的遊戲才得以誕生。

灰色的起點--Gris

《Gris》是由來自西班牙的獨立遊戲團隊Nomada Studios開發而成,開發團隊起初只有三人:巴塞隆納知名藝術家康拉德‧羅賽特(Conrad Roset)、曾在育碧巴塞隆納工作室從業的兩位程式設計師羅傑‧門多薩(Roger Mandoza)以及阿德里安‧奎瓦斯(Adrian Cuevas)。誰能想像,一位對程式語言一竅不同的藝術家,與兩位對藝術一無所知的程式設計師竟然一拍即合,萌生了開發《Gris》的火苗。

《Gris》(來源:《Gris》之Steam頁面)

《Gris》為一款橫向卷軸解謎遊戲,遊戲裡玩家將扮演著一位名叫Gris的女孩,失去歌聲後掉落於其內心世界中,遇到各種難題並學會變通,如此周而復始,在這一趟旅程中逐漸成長。從失去歌聲的黑白世界開始,走入憤怒且自暴自棄的紅色世界,隨後進入情緒短暫平穩的綠色世界,接著潛入內心的藍色世界,最後對抗心魔尋回自我。《Gris》中沒有太多的文字敘述,遊戲中不存在任何對話,而是充滿視覺與聽覺的回饋,透過顏色的渲染與音樂的起伏,讓玩家覺得自己正是Gris,能夠同理她的情緒變化,陪著她一同成長。遊戲破關的同時,玩家也成為了一個新的自己,走出遊戲。

遊戲中大量的手繪場景,讓玩家感受到了創作者的溫度,細緻的線條與水彩,讓每一個場景都彌足珍貴,這或許得歸功於康拉德‧羅賽特。這是康拉德第一款參與製作的遊戲,在此之前他早已是西班牙獨具風格的知名插畫藝術家。不過在《Gris》之中,他和團隊們所營造出的水彩世界,不只結合了他的藝術風格,也看得見許多前輩藝術家的影子。其中《Gris》的許多場景,不免讓人聯想到了歐洲漫畫大師墨必斯(Moebius,本名:Jean Giraud)的風格。身為科幻漫畫家的墨必斯,其影響無遠弗屆,也參與許多好萊塢科幻電影的製作,甚至是手塚治虫、大友克洋、宮崎駿等日本動畫導演也深受他的啟發。如今我們也能在電子遊戲中發現他的蹤跡,《Gris》正是一個很好的例子。

巨大的藍色女子雕像(左:墨必斯,Moebius Collect Card,1992,圖像來源:Pinterest
右:《Gris》遊戲截圖,2018)

像《Gris》這樣不使用多餘文字是許多優秀遊戲的慣用手法之一,比如《風之旅人》、《紀念碑谷》,這些作品都發揮了「遊戲」身為一個載體的特長--「互動」。不需要文字,依然能透過互動說出一個故事,這是其他如:小說、電影等一般載體難以達成的敘事手法。即便在這些遊戲裡,光仰賴視覺與聽覺,就能讓我們產生「電子遊戲或許能夠是藝術」的想法,但我們也不能忽視遊戲裡「互動」給予的魔力。

玩家透過與電子遊戲內的各個機制互動,亦能逐步地建構自身對於此作品的體驗。在《Gris》裡玩家透過遊戲內給予的線索,不依靠文字而是仰賴其他的感官,一一組合出自身對於主角故事的理解,同時也涉入了自己的主觀經驗,而產生了不同詮釋。我們將在下篇進一步介紹,「互動」是如何讓電子遊戲具有藝術價值的。

[1] Roger Ebert在日後的文章中稍微地修正了他的看法,從藝術的定義切入,對「電子遊戲是否為藝術」一事改採保留態度:「我的結論是沒有一個讓我滿意的定義。我必須同意玩家可以擁有一種對他們來說就是藝術的體驗。(I concluded without a definition that satisfied me. I had to be prepared to agree that gamers can have an experience that, for them, is Art.)」

參考資料

網路資源

1. Video games can never be art | Roger Ebert | Roger Ebert

2. Okay, kids, play on my lawn | Roger Ebert | Roger Ebert

3. MoMA | Video Games: 14 in the Collection, for Starters

4. V&A · Videogames: Design/Play/Disrupt (vam.ac.uk)

5. Gris Review – IGN

6. 楊理然/什麼是藝術?福祿猴是藝術嗎? | 沃草烙哲學 | 鳴人堂 (udn.com)

7. 『薩爾達傳說:荒野之息』無雷心得:歌頌冒險樂趣與玩家自由的巔峰之作 | 玩具人Toy People News (toy-people.com)

圖書資源

Michael Sellers. Advanced Game Design : A Systems Approach. U.S.A.: Addison-Wesley, 2018.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