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小書是什麼?淺談民國時期連環畫(上)

文/林芝禾

2020年北美館的《布列松在中國:1948-1949/1958》展覽中,有一張標題為《提供政治宣傳圖畫給兒童閱讀的流動書庫,上海,1949年9月》的照片吸引了筆者的視線【圖1】。照片中,孩童在沿著人行道邊緣擺放的凳子上坐成一排。他們翹著腳、曲著上半身,聚精會神地閱讀手上的小書,彷彿後方熙來攘往的街道完全不存在一般。坐著的孩童背後還站著三個小男孩,他們努力地從空隙中向前探出身子,想要一起閱讀書上的內容。這些給孩童們閱讀的小書大約手掌大小,頁面為橫向翻閱,每頁一圖。從這些形式上的特點來看,這些「政治宣傳圖畫」是自二十世紀初期開始就極受城市普羅大眾歡迎的娛樂形式:連環畫。

【圖1】亨利.卡蒂耶-布列松(Henri Cartier-Bresson),《提供政治宣傳圖畫給兒童閱讀的流動書庫,上海,1949年9月》,1949年。

現在統稱為「連環畫」的讀物,在民國時期的正式名稱為「連環圖畫」,在不同地區也有不同的叫法,例如在北方稱為「小人書」、在廣東、廣西稱為「公仔書」、在浙江稱為「菩薩書」、在漢口稱作「牙牙書」、在上海稱為「圖畫書」等。[1] 茅盾在短文〈連環圖畫小說〉中,曾經描述過連環畫是如何地深入市井生活之中:

上海的街頭巷尾像步哨似的密布著無數的小書攤。雖說是書攤,實在只是兩塊在牆上的特制木板,貼膏藥似的密排著各種名目的版式一律的小書。這「書攤」──如果我們也叫它書攤,旁邊還有一只木條凳。誰花了兩個銅子,就可以坐在那條凳上租看那攤上的小書二十本或三十本;要是你是「老門檻」,或者可以租看到四十本五十本,都沒一定。[2]

從布列松的照片以及茅盾的描述中,我們可以大略推斷出連環畫是能夠快速大量印製的出版品,透過租書攤流通,對兒童與青少年讀者具有強烈的吸引力。本文將簡短地介紹民國時期連環畫的歷史與內容,並透過新聞報導檢視連環畫在當時招致批評的社會現象。

連環畫的前身

十九世紀末的上海自西方引入石版印刷,是中國印刷與出版業的中心。當時流行的畫報與書籍插圖可以被視為連環畫的前身。1885年,由英國商人美查(Ernest Major, 1841-1908)創立的《點石齋畫報》刊登了八幅描繪朝鮮甲申政變的圖像,這是中國印刷媒體第一次以連續的圖片來呈現時事新聞【圖2】。[3] 《潮報》則在1916年率先將過去單頁形式的畫報裝訂成冊,出版成圖集。這種新聞插圖的合訂本成為了連環畫的原型。[4] 此外,常見於明清章回小說的插圖形式──回回圖──也可能是連環畫的原型之一。小說中的圖文安排大多採取一張插圖搭配一個章節的形式,亦即插圖對應較長的故事線,而不是像畫報那般利用一張或多張圖片描繪單一事件,這也是「回回圖」此一名稱的由來。[5] 第一部從回回圖過渡到連環畫的作品是朱芝軒繪畫的《三國志演義全圖》,由上海文益書局在1899年以石版印刷製作發行。[6] 書中,朱芝軒描繪了超過兩百張圖片,並在每章插入多張圖片,加強圖片之間的連續性。[7]

【圖2】吳友如,〈郵政局肆筵速客,頑固黨放火戕官〉,《點石齋畫報》「朝鮮亂略」特刊,1885年。

[1] 阿英,《中國連環畫史話》(北京:中國古典藝術,1957),頁21。

[2] 茅盾,〈連環圖畫小說〉,《文學月報》第一卷,第5-6期(1932):209-211。

[3] Kuiyi Shen, “Lianhuanhua and Manhua—Picture Books and Comics in Old Shanghai,” in Illustrating Asia: Comics, Humor Magazines, and Picture Books, ed. John A. Lent (Honolulu: University of Hawai’i Press, 2001): 100; 宛少軍,《二十世紀中國連環畫研究》(南寧:廣西美術,2012),頁27。

[4] Shen, “Lianhuanhua and Manhua,” 100.

[5] Ibid.

[6] 阿英,《中國連環畫史話》,頁24。

[7] 周佳榮,《明清小說:歷史與文學之間》(香港:商務印書館,2016),頁227。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