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仿生人夢見自己變成人─從觀點與美學風格漫談科幻片的人造人定位(上)

彷彿呼應人工智慧與人工生物科技的疾速發展,科幻電影最能激發同情、最富人性的角色不再是人類,而是來自殖民星球的仿生人,抑或成長於寄宿學校的複製人。本文藉由《銀翼殺手》和《別讓我走》這兩部科幻電影,剖析當代導演如何將上述問題放入科幻電影的敘事與美學風格,同時挑戰人工生物在人類世界的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