蓮花小傳:漫談古代中國的蓮花紋飾

仲夏盛暑,紛紛蓮雨荷風,道盡悠悠清心涼意,而此一清涼不但風迷地中海沿岸的埃及、希臘,也曾流行於印度、中國、韓國、日本。因此,談起蓮花紋樣,那還真是一部世界性的蓮族裝飾語言,各領風騷數千年。不過流傳至今,唯獨以印度傳來、佛教體系下的諸多蓮花紋飾為大宗,甚至是一見蓮花便想起佛祖的莊嚴,進而形成「蓮花即佛教」的強烈印象了。

話說世界性蓮族裝飾在中國的表現,實不外乎以下五種:一、青銅時代的「華蓋壺」。二、兩漢以降的「蓮花藻井」。三、佛法無邊的「蓮花光背」。四、香柔清淨的「蓮花座」。五、民間巧飾的「工藝品」。

青銅時代的「華蓋壺」

龔圖一
【圖 1】〈蓮鶴方壺〉,東周

首先登場的是東周時流行的華蓋壺。名聞中外的〈蓮鶴方壺〉【圖1】出自東周鄭國地區,可謂青銅時代華蓋壺的登峰造極之作。此壺頂著睥睨眼神的尖嘴飛鶴以及逐片鏤雕的20片蓮花瓣,搭配起通體繁繁複複的龍、蛇裝飾,是多麼氣派而瑰麗!以此「酒壺」來宴飲,猶可想像觥籌之間,鄭國君侯的志得意滿,不正像壺蓋上飛鶴高傲睥睨的眼神嗎?

除此,作為華蓋壺特徵的大蓮花,特別強調一片一片的大花瓣,一方面確立中原蓮花裝飾的獨特風格;另一方面也重現《詩經‧鄭風》所說「山有扶蘇,隰有荷華」的清新幽美,那是長夏蓮雨荷風的親切和煦!無怪乎東周一代多盛行蓮花壺與蓮花容器了。

兩漢以來的「蓮花藻井」

如果說東周的蓮花裝飾是可親的,那麼兩漢的蓮花似乎可畏者居多。今日「天花板」的來源,便是始自兩漢所常見的〈蓮花藻井〉【圖2】,它和〈蓮鶴方壺〉的花瓣略同,都是強調一片一片的大花瓣,可見佛教傳來之前,中國本土蓮花裝飾的獨特風格,重視「以少勝多」的「單瓣式」蓮花類型。

龔圖二
【圖 2】〈蓮花藻井〉,兩漢時代

東漢的民俗筆記《風俗通義》記載:宮殿之上有天井,天井當中刻畫蓮花,可以用來剋制火災。原來東漢人唯恐火舌竄起,於是在木構建築最高處的天井上畫以蓮花、芰菱等水中生物,作為剋制火災的消防象徵。偉哉蓮花!從此身負消防的重責大任,況且身居天井之上,於是乃有「天花板」之稱。原來「天花」者,蓮花是也。

佛法無邊的「蓮花光背」

一旦進入魏晉南北朝,便是歷來最為國人熟悉的佛教蓮花紋飾的「法相莊嚴」了。蓮花生生不息且具有香、淨、柔軟、可愛的四種美德;就好像通過「妙法」與「蓮華」所組成的《妙法蓮華經》(這其中的「蓮華」即「白蓮華」),呈現一片諸天奏樂,天女散花,一朵一朵青、紅、黃、白蓮花紛紛雨降,猶如佛法的「普降甘霖」,清新又可愛,所以佛法常駐,則蓮花永存;以蓮花的聖潔來比喻佛祖的說法,也就深植人心了。

龔圖三
【圖 3】〈北魏延興五年金銅釋迦摩尼單尊像〉,北魏

就佛教的蓮花造形而言,它揚棄了漢代單瓣式蓮花的矯揉形式主義,轉而取材大自然的蓮花,於是展現一朵一朵的完整造型;用之於光背,則為車輪形光芒放射狀的「蓮花光背」【圖3】。針對蓮花光背的象徵意義而言,實為佛祖說法開示時的神蹟瑞像,猶如《大智度論》所言:佛祖說法時,口出廣長舌相,遍佈三千世界,舌根散發千萬光芒,每道光芒化作金色千葉的天寶蓮花,佈滿十方世界,佛光普照。

香柔清淨的「蓮花座」

佛像常見的蓮花座也因佛法開示而倍感莊嚴。《大智度論》說:為何佛祖都要坐在蓮花上呢?原來天上寶蓮花既淨大,而且柔軟舒適,實為佛祖臺坐的不二選擇!蓮花座是多層反花、請花搭配的立體造型【圖4】。這是完整而飽滿的蓮花意象,與佛經中明白歌頌蓮花有關。可見蓮花之所以神聖,誠為佛法莊嚴之故。

龔圖四
【圖 4】〈北齊石雕釋迦單尊像〉,北齊

民間巧飾的「工藝品」

上述佛教體系的蓮花,其莊嚴神聖自是不可言喻,然而民間所好者,無非祈求多子多孫,年年有餘。於是「魚戲蓮葉中」便以諧音來象徵「年年有魚」;而蓮房多子,也常常被尊為豐饒多子的表徵,因此「童子戲蓮」、「鷺鷥噬蓮、天仙送子」的民間剪紙,或是明清十分流行的玉花、玉蓮花,更是遍佈民間。

自南北朝以來,瓷器的蓮花紋飾也相當盛行,大體上它是從南朝強調蓮花造型的〈青瓷蓮花尊〉等,開展至釉藥專研、五彩繽紛的明代成化之〈鬥彩纏枝蓮紋高足杯〉【圖5】。這類工藝品,不管寫實或想像,無非體現該類藝術品的造型以及賦色的美感。

龔圖五
【圖 5】〈鬥彩纏枝蓮紋高足杯〉,明代

蓮花裝飾從先秦以來,已廣為歐、亞、非地區接受,且歷久不衰。這其中又以強調一瓣一瓣為主的華夏單瓣式(華蓋壺以及蓮花藻井),以及著重一朵一朵為主的佛教體系(蓮花光背以及蓮花座),分峙於喜馬拉雅山東西兩端,千里相望。在宗教信仰的助力下,使得相隔久遠的文化體,各自遠離發源的母胎,共同匯聚在中國的蓮花紋飾中,一起打拼、相互交融,終於綻放出璀璨的蓮花裝飾王國(青瓷、玉花、剪紙等工藝品)。不但有可觀、可賞的青銅蓮花壺;還有可畏、可剋的蓮花藻井,以及演化成日常所見的天花板。佛教蓮花的莊嚴神聖,是清淨可敬的,是佛祖來洗滌人們累世因緣的,而民間剪紙及陶瓷玉石等工藝品,則是深入民間,撫慰小老百姓一丁點的愛美天性。總之,不管蓮花造型的千變萬化,製作技術如何隨心所欲,都絲毫不減中古世紀的那一刻:當東方碰上西方的喜悅了。

本文原刊《震旦月刊》,310期,1997年5月,頁46-48。

螢幕快照 2018-04-25 11.13.54

arthistorystrol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