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國現代繪畫的先驅 –「肯登鎮畫會」

一般認為20世紀初的英國藝術幾乎和歐陸的前衛藝術分隔,直到羅哲.弗萊(Roger Fry, 1866-1934)1910-11年在倫敦格拉夫頓畫廊(Grafton Gallery)舉辦《馬奈與後印象派藝術家》(Manet and the Post Impressionists)展覽,為藝術界帶來震撼性的衝擊,英國大眾才第一次接觸法國現代藝術。其實在此展覽出現前,已有不少英國藝術家透過旅行、個人交遊、展覽,與歐陸現代藝術互動,並進一步在倫敦推動現代藝術運動。華特.席克特(Walter Richard Sickert, 1860-1942)在1907年發起非正式的「菲茲羅伊街畫會」(Fitzroy Street Group),提供藝術家一個交換藝術理念與新訊息的場域。他們一同在畫會裡創作、相互切磋探討:印象派的色彩、點描派的分光理論與技法、野獸派強烈原色的平塗、後印象派的裝飾形式,作品主題圍繞當代生活與城市。19世紀晚期,為抗衡守舊皇家學院而成立的「新英國藝術協會」(New English Art Club)愈趨保守,開始拒絕接受「菲茲羅伊街畫會」這群具有革新創作理念和風格的藝術家。在席克特的鼓舞與主導之下,畫會核心會員於1911年成立另一個期望與「新英國藝術協會」相匹敵的組織:「肯登鎮畫會」(Camden Town Group)。

「肯登鎮畫會」是個純屬男性的畫家聯盟,活動僅持續1911至1913共三年,舉辦過三次聯展。16位會員中,除了席克特、呂西安.畢沙羅(Lucian Pissarro, 1863-1944)和羅伯特.貝芬(Robert Bevan, 1865-1925)外,核心成員皆為30多歲的年輕畫家,包括史賓瑟.高爾(Spencer Gore, 1850-1906)、哈洛德.吉爾曼(Harold Gilman, 1876-1919)、查爾斯.金納爾(Charles Ginner, 1878-1952)等。他們引用也挑戰法國後印象派的創新風格,以更大膽的色彩、平坦的色塊、尖銳的形式,處理平凡的城市與郊區現代生活主題。「肯登鎮畫會」被視為英國20世紀第一個具有前衛創作精神的藝術團體。

sickert, the camden town murder, 1908
【圖 1】Walter Richard Sickert, The Camden Town Murder, c.1908. Oil on canvas, 25.6 x 35.6 cm. Yale Center for British Art, New Haven. © Estate of Walter R. Sickert / DACS

位於倫敦西北邊的肯登鎮,曾是繁榮的豪宅區,到了20世紀初已趨沒落,成為一個勞工階級聚集、以犯罪率出名的區域。「肯登鎮畫會」的名稱,說明了畫家的主題專注於城市中的勞動階級,從衰敗的老舊地區挖掘現代繪畫的題材。席克特是這個畫會誕生的推動者也是命名者,在「肯登鎮畫會」第一次展覽中,他展出四件畫作,其中兩件作品的標題就是《肯登鎮謀殺案》(Camden Town Murder, 1908)。【圖1】作品為畫會宣傳的意味不言而喻,他對倫敦勞工階級的關注,也具現在這引起極度爭議的系列作品中。

席克特從下層階層生活取材,以獨特的畫面空間、油彩層疊的創新技法,反映現代生活的創作態度,啟發「肯登鎮畫會」的藝術家們選擇倫敦日常場景作為繪畫主題。這群畫家的風格不一,他們對城市中勞工階層生活的描繪有共同興趣。他們試圖從大城市藏污納垢的破落貧民區裡挖掘美感,題材包括非正式的肖像畫、簡陋臥室中的裸女、破舊房舍內中的人物、雜役、勞工的餐廳、廉價的音樂廳娛樂、單調無奇的倫敦街景和廣場。畫會成員以大膽、反自然主義的色彩和簡化的形式,處理當時完全不被鼓勵的勞動階級生活題材,給予大眾一向熟悉的人物畫、室內畫、城市風景畫一個嶄新的現代表現方式,打破愛德華時期(1901-1910)嚴守的社會階級制度及規範。這對當時保守的藝術界而言,是激烈的現代性變革。

Inez and Taki 1910 by Spencer Gore 1878-1914
【圖 2】Spencer Gore, Inez and Taki, 1910. Oil paint on canvas, 40.6 x 50.8 cm. Tate collection.

以厚塗顏料繪製的小幅畫作是「肯登鎮畫會」的共同特色之一。席克特的色彩陰沉濃厚,強調色塊、筆觸的表現力;高爾、吉爾曼則喜歡以紫紅、綠色、粉紅色組合的和諧明亮色彩、平坦色面、簡化的線條、裝飾性的構圖、斷續破碎、具表現力的筆觸描繪現代生活主題。【圖2】他們所堅持的寫實題材在當時褒貶不一,畫會舉辦第一次聯展後,《文藝評論》(Athenaeum)的藝評家大力讚賞吉爾曼的畫是毫不掩飾的寫實主義,【圖3】但嚴厲批評從席克特的某些畫中可以聞到室內的惡臭。相對席克特令人窒息的壓迫感,高爾的作品則讓觀者如釋重負,感受到城市生活的喜悅。

Gilman, Harold, 1876-1919; Eating House
【圖 3】Harold Gilman, Eating House, c.1914. Oil on canvas, 56.8 × 74.8 cm. Museums Sheffield, Sheffield.
Essie, Ruby and Ferdinand, Children of Asher Wertheimer 1902 by John Singer Sargent 1856-1925
【圖 4】John Singer Sargent, Essie, Ruby and Ferdinand, Children of Asher Wertheimer, 1902. Oil paint on canvas, 161.3 x 193.7 cm. Tate Collection.

學者們大致認為「肯登鎮畫會」對英國現代藝術史的具體貢獻,在於主題和形式風格表現的現代性。當約翰.薩金特(John Singer Sargent, 1856-1925)、威廉.歐本(William Orpen, 1987-1931) 等畫家,仍以華麗精湛的技藝,迎合富裕的愛德華藝術贊助者優雅奢華的品味時【圖4】【圖5】,「肯登鎮畫會」打開了新的藝術視野。這個小團體中的每位畫家,各有各自的特色,皆有意識地開拓繪畫的現代性,他們可以被視為大器晚成的英國後印象派。處於過時的皇家學院傳統和激進的前衛藝術間,以風格和主題上的革新,記錄現代城市景觀與社會變遷。在英國藝術朝向現代主義發展的過程中,開闢出一條預示英國繪畫新精神的路徑。

The Mirror 1900 by Sir William Orpen 1878-1931
【圖 5】Sir William Orpen, The Mirror, 1900. Oil paint on canvas, 50.8 x 40.6 cm. Tate Collection.

參考書目

  1. Baron, Wendy., Perfect Moderns: A History of the Camden Town Group, Farnham: Ashgate Publishing, 2000.
  2. Bonett, Helena, Ysanne Holt, and Jennifer Mundy, eds. The Camdden Towon Group in Context. London: Tate Research Publication, 2012. accessed 11/2/2018, https://www.tate.org.uk/art/research-publications/camden-town-group/introducing-the-camden-town-group-in-context-r1106438
  3. Upstone, Robert., ed. Modern Painters: The Camden Town Group, London: Tate Publishing, 2008.

0001 (1)

arthistorystroll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