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的歌頌:十八世紀西方繪畫中那些值得讚揚的裸體

西方自古以來便有以神話、聖經為題材,描繪裸體人像的傳統。18世紀的藝術家們仍然習慣透過故事人物來展示人體美。畫中古典神話中的角色雖然具有神祇身分,但在性格、處世態度與肉身上,卻投射了許多人性,在所謂「理想美」之外,依然反映了許多真實。回到最初,這些寓言與神話的誕生,本是源於古人對宇宙、世界的探尋與解釋。

不過,究竟是怎樣的裸體,會被18世紀的人們認為是值得稱許,甚至還反覆描繪呢?

性感美女

在18世紀法國輕挑、浮華的時代風氣下,有許多描繪風花雪月的畫作誕生於此。自古被認為是最美麗女性代表,並由帕里斯(Paris)認證過的美神維納斯(Venus),依然是當時藝術家畫美女裸體的最佳選擇之一。如《維納斯的梳妝》(Toilet of Venus, after 1793)是很典型的甜美、輕盈洛可可風格作品。【圖1】畫家藉由粉白細嫩的女性裸體,成功塑造了美神的迷人風采。這些描繪維納斯的畫作,也反映了當時人們喜愛的女性特色,畫家常借用維納斯表現自己心目中的理想美女。畫維納斯還有一個額外福利,這位性感人妻有個同樣名氣響噹噹的兒子──愛神邱比特(Cupid)──常以白白胖胖的裸體小嬰兒形象廣為世人所知。

WOA_IMAGE_1
【圖 1】Attributed to François Boucher, Toilet of Venus, after 1743. Oil on canvas, 101 x 86.7 cm. State Hermitage Museum, Saint Petersburg.

另外,熱愛洗澡的月神黛安娜(Diana)和她的好夥伴們──大自然精靈寧芙(Nymph)仙女,也是個好畫材。本來就沒人穿衣服洗澡的嘛,是不是超級合適!英國畫家惠特利(Francis Wheatley, 1747-1801)《在瀑布旁洗浴的女孩們》(Girls Bathing by a Waterfall, 1783),卻是一幅主題有點曖昧的畫作。【圖2】這看似黛安娜及寧芙溪邊洗浴的傳統畫題,描繪在大自然中結伴洗澡的一群女子。問題是,這些女生長得太不像希臘神祇了吧?因此有人推測,畫家是假借黛安娜女神為包裝,實際上描繪的則是平凡少女的洗浴場景。畢竟在18世紀,正式的畫作還沒開放到可以隨意畫下普通女子的裸體。

B1977.14.122
【圖 2】Francis Wheatley, Girls Bathing by a Waterfall, 1783. Oil on canvas, 67.6 x 64.8 cm. Yale Center for British Art, Paul Mellon Collection.

迷人少年

下一個主角,依然與黛安娜有關。月神戀愛了,對象是美麗的牧羊少年恩底彌翁(Endymion)。想與愛人長相廝守的黛安娜,祈求眾神賜予恩底彌翁永生不朽的青春,但凡人無法擁有這種特殊待遇,因此恩底彌翁最後以在山洞中長眠作為長生不老的代價。法國畫家吉侯代(Anne-Louis Girodet, 1767-1824)在《沉睡的恩底彌翁》(The Sleep of Endymion, 1791)中,將這位睡美男的迷人裸身,毫無遮掩地展示給觀者,而照耀在他白皙光滑肌膚上的月光,正是月神的臨幸。【圖3】一旁笑容意味深長的邱比特,正見證著這段神與人的愛情。

3
【圖 3】Anne-Louis Girodet, The Sleep of Endymion, 1791. Oil on canvas, 198 x 261 cm. Musée du Louvre, Paris.

笨重的驢頭,健壯的男體

隨著時代推演,除了傳統的聖經與神話外,也有不少新素材的加入,成為藝術家的新靈感泉源。如莎士比亞(William Shakespeare, 1564-1616)復興熱潮,在18世紀英國興起,莎翁名劇《仲夏夜之夢》(A Midsummer Night’s Dream, 1590-1595)成為一新興的歷史畫題材。在傅斯利(Henry Fuseli, 1741-1825)的《緹坦妮雅撫抱驢頭波頓》(Titania Caresses Bottom with the Donkey’s Head, 1793-94)中,波頓(Bottom)不敵美麗仙后的熱情攻勢,手足無措地縮成一團,難掩其壯碩健美的身形。【圖4】

4
【圖 4】Henry Fuseli, Titania Caresses Bottom with the Donkey’s Head, 1793-94. Oil on canvas, 169 x 135 cm, Kunsthaus Zürich, Zürich.

雖「瀕」死猶生的老哲學家

值得歌頌的可不只有青春的肉體。法國畫家大衛(Jacques-Louis David, 1748-1825)的《蘇格拉底之死》(The Death of Socrates, 1787),藉蘇格拉底堅定的神情與一手指天、一手欲接過毒汁的肢體語言,呈現老哲人慷慨赴死的超然與無懼。【圖5】對比一旁身著長袍、掩面垂淚的追隨者,畫家透過蘇格拉底袒露的身體,表達對追求真理與堅持理想的歌頌與讚揚。

DP-13139-001
【圖 5】Jacques Louis David, The Death of Socrates, 1787. Oil on canvas, 129.5 x 196.2 cm.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New York.

綜上所述,18世紀藝術家對於人體美的歌頌,有出於對理想美的追求,也有對英雄的崇拜。在人體的年齡層上,跨度也十分寬廣,有肥胖白嫩的小嬰兒、纖細白皙的少年、豐滿嫵媚的女人、健壯厚實的青壯年男人、也有老當益壯的智者。這些有血有肉的軀體所表露出的,正是可歌可泣的各種生命狀態與人性,因此格外令人動容。

 

0001 (1)

arthistorystroll

對「裸的歌頌:十八世紀西方繪畫中那些值得讚揚的裸體」的一則回應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