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油畫家也愛用英國溫莎牛頓水彩?陳澄波與神保町文房堂的郵購往來

文/劉錡豫

談到陳澄波(1895-1947),一般人會想到的是他在228事件時悲劇性的生命終點。熟知臺灣美術史的人,則會熟悉於他油畫家的身分。然而,直到陳澄波於1924年考入日本東京美術學校,並開始學習油畫之前,他主要的創作媒材還是以水彩為主。

換言之,1924年以前,陳澄波的身分是一位業餘水彩畫家。而從現存陳澄波早期的水彩作品來看,風格上明顯受到其國語學校老師石川欽一郎(1871-1945)的影響。

陳澄波,《紫色山景》,約1916,水彩.紙,私人收藏

1920年代以前,沒有多少臺灣人願意從事西洋畫的創作。如果要學習西洋畫,也會面臨要如何購買顏料、畫筆等用具的問題。倘若沒有認識的圖畫老師代為取得,便只能向日本的美術社訂購。當陳澄波的老師石川欽一郎於1917年離開臺灣後,在公學校擔任圖畫老師的陳澄波,便面臨這樣的問題。

在陳澄波龐大的遺物中,有數封與東京神保町的百年老店「文房堂」有關的書信,主要是1921年他向文房堂郵購水彩顏料的訂單及匯款單。通過這些書信與相關史料,我們得以具體而微地掌握當時畫材的流通網絡,以及陳澄波個人的品牌偏好。

有趣的是,一百年前陳澄波所使用的畫具,跟我們的差別並不大。

坐落在東京神田區的文房堂,創立於1887年,是日本早期進口國外美術用品的店家,也是日本最早開始製造國產油畫顏料的廠商之一。(Source:https://is.gd/UlXEzn,運転太郎拍攝,CC BY 3.0)

陳澄波遺物中的文房堂書信

首先是陳澄波遺物之一「神保町文房堂致陳澄波之明信片」,在這封1921年10月的回信,可以看到當時陳澄波訂購的畫材價格及種類。寄送地址「臺灣嘉義郡水上公學校」是陳澄波當時任教的學校,也就是今日嘉義水上國小及柳林國小的前身。

該信背後的「回答書」上,羅列了陳澄波向文房堂訂購的各種水彩顏料以及用品。第一排的「三脚床几白革付」,實際上就是可折疊的三腳椅。受重視寫生的石川欽一郎的薰陶,這種方便攜帶的折疊椅,對身體力行老師教誨的陳澄波而言再適合不過了。

1921年10月15日文房堂致陳澄波之明信片,LE2_007,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典藏

從陳澄波的遺物中,可以看到同樣的椅凳款式,會是當時買的嗎?

陳澄波的畫凳,RE001_06,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

回答書第二排的手寫字「英ニユートン 水彩エノグ」,直譯為「英國牛頓水彩顏料」,即家喻戶曉的溫莎牛頓牌(Winsor & Newton)水彩。該品牌是由科學家William Winsor與畫家Henry Newton於1832年在英國倫敦創立,其透明度高、顏色清新明亮的特性,迄今仍是臺灣習畫學生初學水彩時的首選之一。

筆者從國小開始學習水彩,國中、高中就讀學校美術班,所使用的水彩顏料就是英國溫莎牛頓,以及來自日本的飛龍牌(Pentel)。

英國溫莎牛頓水彩顏料。(Source:筆者拍攝)

回到文房堂寄給陳澄波的信件,自第二排開始,手寫日文皆為溫莎牛頓水彩顏料的顏色。其中包含了「クリムソンレーキ(洋紅色crimson lake)」、「ローズマダ(玫瑰茜紅色rose madder」、「コバルトブルー(鈷藍色cobalt blue)」、「ウルトラマリン(群青色ultramarine)」等十幾種。

同年12月,在文房堂寄送的「仕切書(發貨單)」,可以看到陳澄波除了原先的顏料,又多訂購了好幾種新顏色。且顏料名稱的旁邊還被抹上了相對應的顏色,可能是店家為了方便購買人確認才畫的。

1921年12月文房堂致陳澄波之信內附的顏料價格表,LE1_001-003,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典藏

1921年,陳澄波已是嘉義水上公學校的「教諭」(正式教師),而非「訓導」(教諭助手),月薪可達52圓。而發貨單底下的訂購總價9.3圓雖非相當高的花費,但按照比例計算,仍比現在水彩畫具的開銷還要高。

日本國會圖書館收藏的《文房堂発売品目録》

在日本國會圖書館的數位館藏(Digital Collections)中,收錄了1914年出版的《文房堂発売品目録》。檔案裡可以翻找到陳澄波所購買的椅凳及溫莎牛頓水彩,格式上依據不同的色系區分,既使是相同色系的顏色,其價格也因成分不同而有所差異。

有趣的是,翻閱目錄可以得知當時的溫莎牛頓牌被標示為「最上等 水彩絵具」,價格僅次於同樣是英國製的James Newman,相較日本國產及法國製的lefranc & cie和Bourgeois Ainé水彩顏料都還要高。為何陳澄波要選擇價格較高的英國水彩顏料,難不成陳澄波偏愛大不列顛貨?

目錄刊載的溫莎牛頓水彩顏料價格(Source:文房堂,《文房堂発売品目録》,東京:同編者,1914)
目錄刊載的椅凳及畫架、傘杖等用品價格(Source:文房堂,《文房堂発売品目録》,東京:同編者,1914)

文房堂與日本水彩畫的發展

陳澄波之所以選擇高價位的溫莎牛頓水彩,而非相對便宜的法國、日本顏料,或許是受到石川欽一郎的影響。石川欽一郎向旅日英國水彩畫家阿爾弗雷德.伊斯特(Alfred East, 1873-1913)多次請益,而後也持續以書信進行交流。也曾撰寫過知名風景畫家康斯坦伯(John Constable, 1776-1837)的傳記,或是在期刊報紙上發表英國水彩畫家的評介,向日本讀者介紹英倫水彩之美。由此推測他是帶領陳澄波熟悉英國水彩品牌的不二人選。

石川欽一郎,《英國倫敦泰唔士河》,1922,水彩.紙,臺北市立美術館典藏

不過1912年時,石川欽一郎曾撰文坦言他對溫莎牛頓水彩的使用心得:「說起牛頓牌,人們都會認為這是最頂級的上等品,但實際上最近仍看到了品質下降的情况發生,製作方式變得粗糙,導致分量減少,顏料管跟管口都比以前更小了」。他認為各方面來說,更高價的James Newman牌表現較佳,不過也肯定溫莎牛頓的顏料品質不差,適合戶外寫生。

值得一提的是,文房堂不僅是日本最早引進舶來水彩用具的店家之一,同時也參與日本早期水彩畫的發展。例如,在由水彩畫家大下藤次郎(1870-1911)所創立的水彩畫專門刊物《みづゑ》,書末可見文房堂的廣告,推測文房堂也是該誌的贊助商。石川欽一郎也是該雜誌的常客,時常在此發表文章,或是刊載自己近期的畫作。除此之外,文房堂也曾協助出版另一位重要水彩畫家三宅克己(1874-1954)的畫帖,顯示該店家與當時日本水彩畫界確實存在著緊密關係。由此可見,在陳澄波尚未赴日留學的1921年,是石川欽一郎向陳澄波推薦東京文房堂商品的可能性極大。

〈池田文房堂廣告〉,《みづゑ》1(東京,1905-07-01),無頁碼

結語

1924年,陳澄波考取日本東京美術學校,踏入油畫創作的領域,自此以油畫家的身分在畫壇及藝術史上留名。不過在他的遺物裡,仍包含大量的淡彩人物速寫,以及幾幅年代較晚的水彩。另外,根據相關史料,在這之後他亦入選過臺灣水彩畫會、日本水彩畫會的展覽。說明陳澄波從未放棄過水彩創作。

考察1921年陳澄波與東京神保町文房堂的信件,我們得以一窺英國、日本與臺灣透過溫莎牛頓水彩顏料所串連的網絡。這中間除了畫材商品的流通,也包含繪畫知識的流轉,並訝異於100年前的臺灣畫家,與如今的我們竟然使用著相同的水彩顏料。原來我們都曾經懷著興奮的心情打開包裝袋,將一管又一管的水彩顏料擠在調色盤上,一起在畫紙上作夢,徜徉在水彩畫無邊無垠的世界之中。

參考資料

1. 臺灣總督府職員錄職員錄系統:<http://who.ith.sinica.edu.tw/mpView.action>(瀏覽日期:2021/10/27)

2. 石川欽一郎,〈水彩繪具の談〉,《みづゑ》84(東京,1912.02.03),頁1-4。

3. 國本学史,〈日本近代の絵具製造と販売〉,《日本色彩学会誌》37(東京,2013.05.01),頁284-285。

4. 楊永源,〈石川欽一郎台灣風景畫中「地方色彩」概念的建構〉,《藝術學研究》3(桃園,2008.05.01),頁73-119。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