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圖文之間「洞」視男體情慾

「城市是我的伸展台,走在路上像是穿上隱形高跟鞋。」這是一位名叫建良的三十歲男性於他所畫的「身體圖」寫下的一段旁白。《身體圖》是由藝術家侯俊明自2014年開始進行的訪談創作,在23位男性受訪者中,有19位是男同志。[1]而由這19位男同志和藝術家一同完成的作品在第五屆「台灣美術雙年展」有一個新的名稱─《男洞》。

相信大家對侯俊明的作品並不陌生,他總是能坦蕩蕩地揭露人類最真實的慾望,《男洞》也不例外。在國立台灣美術館的展場裡,19組作品氣勢十足地呈現在觀者面前,比人還高的圖像搭配每位男同志的故事板,形成仰視與俯視結合的觀展經驗。懸掛的長軸形式引人聯想到大型的符咒,也近似藝術家曾在「開心符」個展(2013)中展出的文字符咒作品,具有濃厚的儀式化韻味。侯俊明以黑為底色,在其上施以鮮豔色彩;背面由19位男同志完成的創作則以白為底色,構成《男洞》的一體兩面。

螢幕快照 2017-05-21 下午5.42.01
國美館展出現場。左圖為藝術家繪;右圖為受訪者繪。圖片來源:張哲彥攝

除了圖像本身的視覺張力,藝術家更精心布局由訪談文字建構的情慾故事。每件作品皆有一段關於男同志的基本資料、感情狀態、成長歷程以及他們對性愛的強烈慾望,渴求自己的「洞」能夠被滿足 。值得關注的是文字旁的照片,侯俊明以攝影的方式記錄正在創作的故事主角,他們赤身裸裎、或坐或臥,無拘無束地完成屬於他們的身體圖。這些照片可做為觀者閱讀情慾故事時的指涉對象,但因為其中的人物 ,他們面對作品中的自己,在一筆一畫中建構自己的形象,也透過各種不同的象徵符號來指涉自己。

螢幕快照 2017-05-21 下午5.47.23
每件作品下的說明文字,此為《20150519家豪╱飾緒》。圖片來源:張哲彥攝
螢幕快照 2017-05-21 下午5.47.43
受訪者訪談照,由左至右為建良、伯文、仁雄。圖片來源:2016台灣美術雙年展展覽專輯

至於哪些符號足以代表自己,每位男同志因背景差異而有不同的作品表現,進而影響侯俊明眼中的他們。例如在《20141220建良╱孔雀心》的訪談文字中提及:「建良說他是漂亮、驕傲,渴望被注目的孔雀。」[2]「孔雀」即是兩人作品中顯著的視覺符號,也是最能代表受訪者的一種性格特質。藝術家以圖像回應與受訪者的對談,也在受訪者的創作中找尋可用的繪畫元素,正如本文開端摘錄的一段文字,「高跟鞋」特別是紅色的高跟鞋,成為藝術家與受訪者的另一種交流方式。

螢幕快照 2017-05-21 下午5.48.12
《20141220建良╱孔雀心》。圖片來源:2016台灣美術雙年展展覽專輯。

在侯俊明的創作裡,文字和圖像的運用已相當純熟,在有別於以往多數作品採用圖文並置的方式(如《新樂園》、《侯氏八傳》等),《男洞》中的文字與圖像在形式上看似各自發展,卻因內容的高度關聯性而更加緊密地結合。藝術家的創作策略不僅引導著受訪者,也讓觀者在觀看作品時去思考圖文之間的對應關係。另一方面,作品的展呈形式也影響觀看的方式,為了進一步了解作品,觀者必須蹲下或彎腰去閱讀每位男同志的情慾故事,如此既改變普遍的作品說明形式,也滿足觀者欲窺探作品隱含意義的欲望。

藝術家經由與男同志的互動,營造一個洞視情慾的空間,這個空間不限於作品本身,更延伸至其他的各種想像,觀者可由此認識這些男同志的內在世界,亦能反思並意識到他們的存在。侯俊明巧妙並貼切地運用《男洞》做為作品名稱,當中的「洞」不僅代表男同志的性角色(0號),也是他們內心深處慾望之洞的象徵。在創作過程中,他們不斷地挖掘、揭露自己的「洞」,而藝術家則透過圖與文的交互作用,邀請大家看見這些將男性身體與情慾一一再現的《男洞》。

[1] 參自吳達坤等,《一座島嶼的可能性:2016台灣美術雙年展》。台中市:國立台灣美術館,2016,頁84。

[2] 同上註,頁86。

0001-16

1 Comment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