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世紀的暢銷書──時辰祈禱書

文 / 蔚然

【圖1】January fromTrès Riches Heures du Duc de Berry, f.1v, 1412-1416, tempera on vellum, Chateau de Chantilly(source: https://bvmm.irht.cnrs.fr/mirador/index.php?manifest=https://bvmm.irht.cnrs.fr/iiif/22470/manifest)

《聖經》長期以來都被認為是史上最暢銷的書籍,然而在普遍被認為信仰為上的中古世紀歐洲卻不是如此,取而代之的是時辰祈禱書(或稱時禱書,Book of hours)這樣的訂製祈禱指引書【圖1】,在十三至十六世紀間被大量的製作或是印刷,而成為了現代歐洲各大圖書館中,最常見的稀有古籍。

時辰祈禱書是中世紀最為普遍的手抄書類別,時禱書顧名思義是告訴書的主人「何時該怎麼祈禱」的指導書。在印刷術仍未出現的中古歐洲,手抄本形式的時辰祈禱書是個能夠依照個人喜好訂製的書籍,人們可以依照自己的祈禱習慣以及預算多寡,客製化一本專屬於自己的祈禱書,這樣的特質也是造成其廣為流行的因素之一。

最初時辰祈禱書的擁有者多為貴族女性,她們的伴侶或是親屬會將時禱書作為禮物贈與她們,並期待她們從中學習虔誠等美德。此時的手抄書製作多由修道院的修士與僧侶製作,但是隨著手抄本產業在法國巴黎興起,許多坊間的工作室也開始製作時辰祈禱書,同時因為經濟相對穩定、識字率攀升,許多有經濟能力的平民家庭,也能夠向這些工作室訂製時辰祈禱書,而到了印刷業普遍興盛的十五世紀,也能見到印刷版的時辰祈禱書。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時辰祈禱書的擁有者幾乎都是非教士階級的貴族與平民,這正說明了時禱書的特性:由於非教士階級並沒有能夠直接與上帝溝通的管道,因此他們的時辰祈禱書的模仿了修道院及教堂內,真正的彌撒與定時祈禱禱詞的內容結構,以效仿能夠直接向上帝祈禱的神職人員們。在此同時,因為識字率上升以及客製化的內容,使得時辰祈禱書在中世紀晚期更加受到歡迎。

雖然幾乎每一本時辰祈禱書的內容有所不同,但是大致上一定會包含幾個特定章節:月曆、聖母瑪利亞的時辰祈禱、福音書節錄、十字架的時辰祈禱、聖靈的時辰祈禱、詩篇節選等,接下來將介紹最重要的三個章節。

【圖2】January fromTrès Riches Heures du Duc de Berry, f.2r, 1412-1416, tempera on vellum, Chateau de Chantilly (source: https://bvmm.irht.cnrs.fr/mirador/index.php?manifest=https://bvmm.irht.cnrs.fr/iiif/22470/manifest).

月曆通常出現在時禱書的開頭。中世紀歐洲算日子的方式與現代人不太一樣,他們是依照聖人曆過日的,人們在日記上並不寫今天是十一月二號,而是說今天是諸靈節(All Souls’ Day),或是在七月二十五號說是聖克里斯多福的瞻禮日。因此在時禱書內頁的月曆中,會寫滿聖人或是與耶穌相關的紀念日【圖2】,若是比較次要的日子會以深色墨水紀錄,例如二月一號的聖依那爵的瞻禮日(Feast of St. Ignatius),而重要的日子比方二月二號的獻主日(Feast of Presentation of the Lord),則會以紅色墨水特別標示。在這個章節也經常帶有跟季節相關的圖像,比方在著名的《貝里公爵的美好時辰祈禱書》一月的圖像中【圖1】,人們正因為這個寒冷的季節,在溫暖的室內開起盛大的宴會以度過冬天,而在上方的星空中則出現了摩羯座與水瓶座的圖樣。

整本時禱書最重要的部分,則是聖母瑪利亞的時辰祈禱(Little Office of the Blessed Virgin Mary,時辰祈禱也譯作日課)。中世紀的人們非常崇敬聖母,這不僅是因為她是耶穌的母親,更是因為中世紀普遍相信慈悲的聖母,能夠說服耶穌基督幫助人類。聖母瑪利亞的時辰祈禱的內容依照基督教會規定將一天分為八個時辰,每一個時辰都會提供信徒不同的禱詞,以幫助他們向耶穌的母親祈禱。這個章節的圖畫也多環繞在聖母瑪利亞一生中的重要事件。

【圖3】Detail of Annunciation, fromTrès Riches Heures du Duc de Berry, f.26r, 1412-1416, tempera on vellum, Chateau de Chantilly (source: https://bvmm.irht.cnrs.fr/mirador/index.php?manifest=https://bvmm.irht.cnrs.fr/iiif/22470/manifest)

比方在第一個時辰(Martin,凌晨三點至五點)的開頭,藝術家就描繪了聖母報喜圖(Annunciation)【圖3】,大天使加百列向聖母瑪利亞告知她將生下上帝之子的消息,加百列一手拿著一束象徵純潔的白百合,另一手中的捲軸上寫著「萬福!充滿恩寵者!」(AVE GRACIA PLENA,路加1:28),右方身穿藍色長袍的瑪麗亞站在讀經架前,舉一隻手並看著這位意料之外的訪客。

值得注意的是,泥金裝飾手抄本形式(illuminated manuscript)的時禱書在每個時辰的開頭通常都有圖畫,這些圖像不僅是告訴祈禱者這個時辰祈禱的主題為何,也同時兼具了類似書籤的標記功能,因為中世紀的手抄本並沒有目錄也不常有頁碼,因此開頭頁的圖畫能夠提供讀者相關的資訊,讓他們能夠快速地找到需要的章節。而將聖母報喜圖放在第一個時辰是非常常見的,在中世紀的基督教思想中,瑪麗亞懷上耶穌是她這輩子最重要的大事,而對全人類來說,救世主的誕生代表著人類救贖的開始,也因此聖母報喜圖被放在了第一個時辰。

另外,除了聖母瑪利亞的時辰祈禱外,時禱書通常會收錄死者的祈禱文(Office of the Dead),這個部分的禱詞與其他章節不同,其他章節所收錄的禱詞,多是非教士階級模仿教堂內僧侶與修士使用的禱詞寫成的,但只有死者的祈禱文與實際上神職人員使用相同的禱詞。死者的祈禱文是給書籍擁有者,為他們死去的親友準備的祈禱詞,根據中世紀基督教的教義,生者常念這些禱詞有助於死者盡早脫離煉獄進入天堂,而這個部分的圖畫有非常多樣的選擇,常見的主題有死亡之舞、啟示錄(也就是世界末日的圖像)等。

【圖4】MS. M231, f. 137r, c. 1485-1490, vellum, The Morgan Library and Museum, Department of Medieval and Renaissance Manuscripts (source: http://ica.themorgan.org/manuscript/page/30/77118)

在摩根圖書館的MS.M231中的死者祈禱文開頭【圖4】,就收錄了一張中世紀的葬禮過程,從教士為死者祈禱、為死者裸上裸屍布,到搬運到教堂舉行彌撒和下葬,這個圖像完整地紀錄了中世紀人心目中理想的葬禮過程。

【圖5】Feeding of the Leprous Monk from The Hours of Jeanne d’Evreux, Queen of France, f. 123v, c.1324-28, tempera and ink on vellum,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source: https://reurl.cc/gQy6EQ).

除了上述的章節外,時辰祈禱書也經常收錄福音書節錄、十字架的時辰祈禱、聖靈的時辰祈禱、詩篇節選等,另外,時辰祈禱書也會特別收錄訂做聖人個人相關的禱詞。比方《法國王后埃弗勒的珍娜時辰祈禱書》中,特別收錄了聖路易的時辰祈禱,聖路易(也就是法國國王路易九世)是法國的主保聖人(patron saint)之一,他被稱作聖王,不僅是因為他曾經參與十字軍東征過,回國後路易九世濟貧拔苦,是為法國皇室的典範,在這個章節中的圖像多為聖路易的慈善事蹟,比方聖路易親手餵食痲瘋病人的圖像【圖5】,這也是鼓勵王后能夠多參與這樣的慈善活動。

【圖6】Detail of Annunciation, fromTrès Riches Heures du Duc de Berry, f.26r, 1412-1416, tempera on vellum, Chateau de Chantilly (source: https://bvmm.irht.cnrs.fr/mirador/index.php?manifest=https://bvmm.irht.cnrs.fr/iiif/22470/manifest).

除此之外,這樣個人化的書籍也少不了到處註記自己身分的圖像,比方在之前提到的《里公爵的美好時辰祈禱書》的一月中【圖1】,右方穿著藍色衣裳、頭戴毛皮帽的就是貝理公爵。而在聖母的時辰祈禱開頭頁的下方【圖6】,出現了藍底金色百合與天鵝和熊的組合個人的紋章,這樣的圖像也一再告訴我們:時辰祈禱書是極度個人化的藝術作品。

然而,因為十六世紀發生的宗教改革,時辰祈禱書產業受到了極大的打擊,在馬丁路德與他的追隨者攻擊下,羅馬教會在1545-63年的特倫會議中,明文禁止了對於非基督或是上帝的崇拜,因此以聖母瑪利亞崇拜為中心的時辰祈禱書,也在這樣的歷史環境中沒落了。

參考資料

1 . Roger Wieck, “The Book of Hours,” in The Liturgy of the Medieval Church, eds, Thomas J. Heffernan and E. Ann Matter (Kalamazoo: Medieval Institute University, 2005), 431-68.

2 . Stein, Wendy A.. “The Book of Hours: A Medieval Bestseller,”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Accessed October 20, 2022. https://www.metmuseum.org/toah/hd/hour/hd_hour.htm.

3 . The Hours of Jeanne d’Evreux, Queen of France, The Metropolitan Museum. Accessed October 22, 2022. https://reurl.cc/gQy6EQ.

4 . Chateau de Chantilly. Les Très Riches Heures du Duc de Berry. Accessed October 28, 2022. https://les-tres-riches-heures.chateaudechantilly.fr/.

5 . Gaposchkin, M. Cecilia. The Making of Saint Louis: Kingship, Sanctity, and Crusade in the Later Middle Ages. New York: Cornell University Press, 202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