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是與社會相伴而生的產物

何謂「藝術史」?顧名思義會讓人聯想到「藝術的歷史」。此說法沒有錯,但不免過於簡單與籠統。其實,藝術根植於社會,其進展與社會變遷和文化歷史息息相關,包括藝術家在內的任何人,都不可能脫離社會而獨立生存。

藝術界的魯蛇?騎豪豬的小丑!漫談法國十九世紀諷刺畫家定位的轉變

十八世紀末的法國啟蒙時代,由於圖版印刷技術的進步,諷刺畫的流傳越來越廣;但真正發展的關鍵則是在十九世紀的七月王朝時期(1830-1848),查理•菲力彭(Charles Philipon, 1800-1862)創立了兩份插畫報刊《諷刺畫報》(La Caricature)及《喧鬧報》(Le Charivari),從此奠下同類畫報的典範,開啟了十九世紀諷刺畫的全盛時代,並對當時的政治輿論與社會文化產生深刻的影響。

英國愛德華時期的「問題畫」

「問題畫」(problem pictures)是流行於英國維多利亞晚期到愛德華早期(1895-1914)的現代生活敘事畫,這種畫類通常被視為延續維多利亞中期的敘事繪畫(narrative paintings)傳統,在藝術史上鮮少被嚴肅探討。

江戶與明治的新舊交替:三代歌川廣重的《大日本物產圖會》 (上篇)

明治10年(1877)8月21日至11月30日之間,第一回內國勸業博覽會在上野公園舉行,《大日本物產圖會》便是因應當時的展示品而集結出版的錦繪(多色套版的彩色木版印刷技法),也可看作是展覽會目錄,由三代歌川(一立齋)廣重(1842-1894)製作,東京日本橋的錦繪批發商──大倉孫兵衛(1843-1921)出版。

蓮花小傳:漫談古代中國的蓮花紋飾

仲夏盛暑,紛紛蓮雨荷風,道盡悠悠清心涼意,而此一清涼不但風迷地中海沿岸的埃及、希臘,也曾流行於印度、中國、韓國、日本。因此,談起蓮花文樣,那還真是一部世界性的蓮族裝飾語言,各領風騷數千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