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朽的青春】致美麗之島台灣-黃土水在日本大正時期刻畫的夢想

文 / 鈴木惠可

雖然說藝術無國境之別,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創作,但終究還是懷念自己出生的土地。我們台灣是美麗之島更令人懷念。

-黃土水,〈出生於台灣〉,1922年

1920年-夢想的起點

1920年3月24日,日本東京美術學校舉行畢業典禮,隔日舉辦畢業製作陳列會,儘管連日下雨,還是有不少來賓、觀眾參觀。其中,出展一件大理石少女雕像,是當年畢業於雕刻科木雕部的二十五歲台灣青年,黃土水(1895-1930)之作【圖1】。

【圖 1】黃土水,《少女》胸像,大理石雕,1920,太平國小典藏。黃土水東京美術學校畢業作品,日文原名為《ひさ子さん》。
照片提供:北師美術館。

肩上披著毛皮披肩,下身穿著和服,似是年僅十歲左右的日本女孩。清澈的眼睛望著前方,面容清秀,雖是石雕,其圓潤的雙頰令人感到宛如真人一般的溫度和氣息。少女似乎是富裕的家庭子女,如此西式與日式衣著搭配,也帶著一種日本大正時期(1912-1926)的摩登情趣。

此作品收藏於台北市太平國小,前身為日治時期創設的大稻埕公學校。黃土水生於1895年,正是日本統治開始的第一年。童年在台北艋舺及大稻埕生活的他,1911年3月大稻埕公學校畢業後,進入台灣總督府國語學校公學師範部乙科。黃土水在國語學校接受日本式近代教育,1915年3月畢業後【圖2】,回母校大稻埕公學校當訓導。本來他並非立志成為藝術家,然而其精湛的木雕技巧,得到民政長官內田嘉吉賞識鼓勵,以及國語學校校長隈本繁吉推薦,被許可進入日本東京美術學校,半年後即赴日學習雕塑。

【圖 2】黃土水國語學校畢業照(第二排中間),1915年3月。《臺北市立師範學校創立三十周年記念寫真帖》(1926)。

高砂寮的日子

1915年9月,黃土水抵達東京,住在台灣留學生的宿舍高砂寮。大正時期日本盛行各種社會運動,對台灣來說也是一個重要年代。如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等,台灣人在日本統治下展開許多政治社會運動,而在東京留學的台灣學生聚集的高砂寮,是這類台灣青年知識分子聚集的地方之一。張深切(1904-1965)回憶錄中,提到黃土水在住宿生當中令人印象格外深刻。他記得黃土水每天在高砂寮空地之一角敲打大理石,除吃飯外很少休息。當時的台灣留日學生對美術不甚理解,許多寮生看不起他。張深切寫到,黃土水領到畢業證書回宿舍時,他不滿意九十九分,「如果我的記憶沒有錯,他是在我面前撕破了他的畢業證書扔掉的。留學生到東京讀書的唯一目的,是在爭取畢業文憑,而他竟視之如敝屣,棄之而不顧,其實力之大,信念之強,由此可以想像」。

台灣青年的希望

當時一般台灣人對藝術很陌生,但黃土水在日本美術界的活躍給予台灣青年鼓勵。美術學校畢業半年後的1920年10月,黃土水入選第二回帝展,成為第一位入選日本官方展覽會的台灣人。當年甫創刊的《台灣青年》,是第一本台灣政治運動雜誌,便於卷頭刊登黄土水入選作品《蕃童》照片【圖3】。

【圖 3】《台灣青年》第一卷第五號(1920年12月15日)封面以及黄土水《蕃童》(石膏,1920)。《現存臺灣青年復刻》(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2019)。

1922年3月到7月,東京舉辦和平紀念博覽會,一位筆名「延陵生」的台灣學生與幾位朋友一同參觀台灣館,在那裡看到黃土水作品【圖4】:「會場內四處有台灣物產和工業製品,中間有台灣模型,其兩端陳列我朋友黃土水君所製作的兩件作品,甘露水和回憶(思出),展示得很漂亮。物產和工業製品則未引起我那麽多的注意,看到黃君作品吸引著觀眾目光,使我湧出一種拚勁,他映證了只要我們學習得好,就能發揮各自所具有的天賦能力」。

【圖 4】和平紀念東京博覽會台灣館內部,《平和記念東京博覧会出品寫真帖》(赤誠堂出版部,1922)。

1910年代台人武裝抗日運動失敗後,受過近代教育的台灣新青年,透過教育及文化水準的提升來追求自己民族的獨立性。這般時代氛圍下,1922年黃土水在雜誌《東洋》上發表了一篇日文隨筆,是目前現存唯一由他親自寫作之文章。其中,黃土水慨嘆,台灣人沉迷於「物質萬能」的夢中,多數人不瞭解藝術,忽視美的生活。黃土水盼望著,「然而台灣是充滿天賜之美的地上樂土。一旦鄉友們張開眼睛,自由地發揮年輕人的氣概時刻來臨時,毫無疑問必會在此地誕生出偉大的藝術家」。

殖民統治下的榮光

1920年首次入選帝展後,至1924年黃土水連續入選帝展,期間他不僅在美術界活躍,且得到日本皇室賞識。1920年秋天,久邇宮邦彦王夫婦第一次訪台,於大稻埕公學校參觀黃土水的石雕《少女》像。1922年和平紀念博覽會時,黃土水作品亦引起皇族關注。於是在1922年底,黃土水以台灣特有動物,帝雉與梅花鹿為題材,兩件木雕獻給大正皇后及皇太子(日後的昭和天皇)。翌年1923年皇太子訪台,黃土水為了將作品贈送給皇太子,在東京池袋的工作室努力製作著【圖5】。

【圖 5】“To Present Regent with Statues”, The Japan Times, 1923年3月23日。

1930猶在夢想的途中

赴日學習雕塑數年間即入選日本帝展,作品被日本皇室所收藏,作為年輕藝術家的黃土水創作生涯似乎相當順利。然於1925年第六屆帝展落選後,他不再參加帝展,開始接受許多銅雕為主的委託製作。可能因為現實上無法有充分的創作時間,在他的創作晚期大理石作品幾乎消失。1930年底,黃土水因腹膜炎於12月21日淩晨在東京帝大附屬醫院去世,享年三十五歲,距離他美術學校畢業僅十年。黃土水最輝煌的創作時光,正值日本大正時期,他還沒看到光復後的台灣社會,就英年早逝。許多代表作在他死後散佚,《少女》像獨自安置在台灣他的母校裡,一百年後才現世,《少女》能否看到黃土水的期望已經實現,或還在路上呢?


參考資料

1. 黃土水,〈出生於台灣〉,《東洋》,第25年第2・3号,1922年3月,收錄於顏娟英、鶴田武良譯著,《風景心境》(台北:雄獅,2001)。

2. 張深切,〈黄土水〉,《里程碑(上)》(台北:文經出版社,1998)。

3. 延陵生,〈平和博見物日記の一節〉,《台灣》第三年第一號(1922年4月),筆者中譯。

4. 《校友會月報》,第十九卷第一號,東京美術學校校友會,1920年4月。

5. 《台灣日日新報》,1920年10月30日,版7。

6. 顏娟英,〈徘徊在現代藝術與民族意識之間―台灣近代美術史先驅黃土水〉,《台灣近代美術大事年表》(台北:雄獅,1998)。

  • 黃土水《少女》胸像,正於國立臺北教育大學北師美術館『不朽的青春—台灣美術再發現』 (2020/10/17-2021/01/17) 展出。展覽訊息請見美術館官網公告 https://montue.ntue.edu.tw/。本文為財團法人福祿文化基金會贊助之研究成果一部分,謹致謝忱。

4 comments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