葛蘭傑式書籍 ─ 書本就是我的美術館

文 / 宋美瑩

【圖 1】現存英國伊頓學院圖書館(Eton College Library),由斯托勒(Anthony Morris Storer, 1746-1799)用葛蘭傑(James Granger)《傳記式歷史》(Biographical History)為基礎,增補插畫的「葛蘭傑式書籍」。圖片採自Wikimedia Commons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ki/File:Page_from_James_Granger_illustrated_by_A._M._Storer.jpg

東方人應該很少聽過「葛蘭傑式書籍」(Grangerised Books),事實上它是一種流行期與地域都很小的書籍形式,但是正因為如此,是許多歐美珍稀圖書館(Rare Books)、甚至博物館內視若珍寶的海內外孤本,數量稀少,在古書市場上的價值不斐。

葛蘭傑式書籍的名稱來自一位18世紀英國人詹姆士‧葛蘭傑 (James Granger, 1723–1776) 的名字,又稱「增補插畫書」或「自補插畫書」(Extra-Illustrated Books),是一種自成一格、以文字整合圖片的方式完成的剪貼簿。

古代有心的收藏家或藏書家,總想有一套與眾不同的藏品,葛蘭傑式書籍就是收藏者用自補插畫的方式,把市面量產的印刷書籍,變成世上絕無僅有、只此一本的藝術書。為書籍增補插畫的傳統,其實可以溯源到中世紀,但蔚為流行與系統式的作法,則要歸屬本文要介紹的18-19世紀「葛蘭傑式書籍」。

葛蘭傑是位神職人員、傳記作家,也是版畫收藏家,他的肖像浮雕刻在倫敦國家肖像畫廊(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門口上方[1],這是為什麼呢?因為他可能是史上第一位肯定肖像版畫價值的人。他收藏了許多肖像版畫,據載過世時有超過14000件[2]

所謂「葛蘭傑式書籍」,是一種收納整理版畫的方式,就是把一本市面銷售的書籍拆開,加入新的頁面紙張,把書中提及的相關人物肖像版畫,貼在上面,夾在原書中間,然後重新裝訂成書。更常見的是,製作者找來一疊堅韌大張、尺寸一致的紙張,把原書頁與增添的插畫,按自己的編排方式,貼在新頁面上,最後裝訂成冊。這種把書籍變成藏品收納所的方式,流行於十八世紀末到十九世紀末,在英國蔚為風氣,後來也傳到美國去,成了上流社會讀書人的嗜好,肖像版畫的價格也一時水漲船高,同時帶動了插畫書籍的市場。後來這種自製書籍使用的插畫,從肖像版畫擴及其他種類的版畫,甚至素描、水彩等較小尺寸的紙本藏品。這種方式新奇有趣,但缺點卻是在拆裝剪貼的過程裡會或多或少破壞原書,許多古代珍本就此毀了,實在不是藏書家所樂見的事,這就是它流行期不長的原因。

奇怪的是,葛蘭傑本人並沒有用過這種方式整理他自己的版畫收藏,也就是說,葛蘭傑自己沒有做過「葛蘭傑式書籍」。他有本傳世書《傳記式的英格蘭歷史》(Biographical History of England, 1769),介紹英國歷代名人,書首全名說明這本書正是為肖像版畫而作,並提供了肖像版畫的編目方法[3]。葛蘭傑在書中留下一些空白頁面,讓讀者自己貼上相關肖像版畫。這本書裡並沒有任何一張肖像版畫,直到作者過世後才有人幫它做增補插畫【圖1】。

據英國國家肖像畫廊的露西·佩茲(Lucy Peltz)博士所著專書《文字的面子:英國1769-1840年間的增補插畫、印刷文化與社會》(Facing the Text: Extra-Illustration, Print Culture, and Society in Britain, 1769–1840,San Marino, California: Huntington Library, Art Collections, and Botanical Gardens, 2017),當初曾有的「葛蘭傑式書籍」或增補插畫書籍可能有數千本,後來很多被拆開來販賣,存留下來的,除私人收藏外,現存於各大英美圖書館與博物館,每部常包括多本冊數。

這種書籍形式,目的是重新編輯版面、把圖與文整合起來,再是用現有書籍來整理統合自己的紙本藝術收藏品,並與同道朋友分享。它是一種昂貴的嗜好,所費不貲,卻不是划算的投資,不僅目的不是為了買賣,而且就算最後賣出,價錢也通常遠不及當初買進每張插畫加起來的總價值,所以真的只是滿足個人的興趣而已。正因如此,它並不具備太高的商業價值,所以可以當作純粹當下個人的美學與品味的表現,也算是一種二次創作,或現代策展人的觀念。每一本書就像一所美術館,每張插畫都是收藏者精心收購的珍品,用一本書的形式把他們集合起來,成為主題式的分類整理,彷彿美術館裡的主題展間。

最重要有名的「葛蘭傑式書籍」,除了現存洛杉磯杭庭頓圖書館(Huntington Library),葛蘭傑所著、後由布爾(Richard Bull, 1769-74)增補插畫的35冊《傳記式的英格蘭歷史》,還有現存英國大曼徹斯特地區博爾頓博物館(Bolton Museum)的45冊《博伊爾聖經》(Bowyer Bible)等。以下用另一部筆者親眼所見並做過相關研究的「葛蘭傑式書籍」──《基多聖經》(Kitto Bible)為例,讓讀者體會它的價值與研究潛力。

現在通稱為《基多聖經》的這套書,現存於美國洛杉磯的杭庭頓圖書館,是該館藏書籍之中最大的一套聖經版本[4],由一位英國版畫商與書籍裝訂家詹姆士‧吉卜斯(James Gibbs, 1804-1891)在19世紀中葉製作,他把一部當代教士約翰‧基多(John Kitto, 1804-1854)所著,原本只有4冊的《圖畫聖經》(Pictorial Bible[5],加入約3萬多張版畫、水彩、素描等相關插畫,還有其他語言版本的聖經頁面,擴展成60本巨冊[6]。筆者每次借閱這套書的任何一本,都對館員深感抱歉,因為搬起來實在太大太重了。

【圖 2】美國洛杉磯杭庭頓圖書館藏《基多聖經》第22冊〈約伯記〉題目首頁。圖片由筆者拍攝。

由於吉卜斯是倫敦大都會的版畫商,他有大量優質的版畫收藏,書中由他挑選增添的版畫,都可稱是歷代極品,包括從15到19世紀許多名家作品,也反映了當時歐洲的版畫市場與時下大眾的藝術品味。因此,雖然這部聖經巨大又笨重,卻讓讀者愛不釋手。其中佳作極多,包括北方文藝復興的藝術家杜勒(Albrecht Dürer,1471-1528)的木版畫、19世紀藝術家約翰‧馬丁(John Martin, 1789-1854)的美柔汀(mezzotint)技法版畫、詩人畫家威廉‧布雷克(William Blake)的《約伯記插畫》(Illustrations of the Book of Job, 1826)【圖3】、瑞士學者于赫澤(Johann Jakob Scheuchzer, 1672-1733)重量級《聖經銅版畫》(Physica Sacra, 1731-35)【圖4】的自然史插畫。後者原書裡有超過750張銅版畫,體現了宗教與科學的關係,堪比視覺百科全書,是歐洲近代重要的聖經圖像。除此以外,《基多聖經》裡原來還夾有一張布雷克的水彩畫〈掃羅的歸信〉(The Conversion of Saul[7],這可能是本書中約200張水彩、素描裡,最有價值的一張,如今它已從《基多聖經》移出,轉由杭庭頓的美術館部門保管。

左【圖 3】吉卜斯將布雷克《約伯記插畫》所有22張銅版畫都貼在他的「葛蘭傑式書籍」《基多聖經》中,這是編號第5的銅版畫。圖片由筆者拍攝。
右【圖 4】吉卜斯在《基多聖經》裡使用的一張于赫澤《聖經銅版畫》插畫,圖片由筆者拍攝。

《基多聖經》除了有系統地整理保存了當時紙本藝術的珍品外,對18、19世紀藝術史與書籍史的現代研究者也是不可多得的「圖片資料庫」,因為吉卜斯常為同一聖經段落主題貼上許多不同作者的圖像版本,提供了藝術家對文字的各種想像和詮釋。以〈約伯記〉為例,關於約伯受到撒旦的攻擊,遭受種種重大災難的景象,聖經文字並未描述撒旦的形像,吉卜斯貼在《基多聖經》裡的插畫,算起來至少有30張刻畫了各種不同樣貌的撒旦,從早期獸類綜合體【圖5】到人獸合體【圖6】的怪物,到19世紀健美的運動員身材【圖7】,讓我們看到中世紀對惡魔的極端醜化,到浪漫時期英雄式撒旦的美化轉變。如果對照各時代的其他藝術表現形式、歷史事件與哲學思想,就不難了解這其中轉變的因素。

左【圖 5】《基多聖經》中的一張插畫,從簽名看出是德國藝術家杜勒(Albrecht Dürer,1471-1528)木版畫。圖中約伯坐在稻草堆上,被撒旦折磨,他的妻子在旁陪伴他。撒旦的形像是鳥類、蝙蝠、人、馬的綜合體。圖片由筆者拍攝。
中【圖 6】《基多聖經》中的一張插畫,從下緣簽名知道是仿荷蘭巴洛克時期大師魯本斯(Peter Paul Rubens,1577-1640)原作的版畫。圖中約伯正受到三個惡魔的攻擊,惡魔形像是獸臉與人體的合體。圖片由筆者拍攝。
右【圖 7】《基多聖經》中的一張插畫,為布雷克(William Blake, 1757–1827)〈約伯記插畫〉編號第6張版畫。圖中身材健美有如運動員的撒旦,站在約伯身上用毒油灑在他身上。圖片由筆者拍攝。

綜觀「葛蘭傑式書籍」,它結合了書籍與藝術、文字與圖像、抽象思考與視覺形式、閱讀經驗與手工製作,跨越了讀者與編者的界線,是一種化被動為主動的閱讀方式──看似簡單的剪貼,其實是革命式的全新閱讀經驗。有如手工的印刷新書,滿足了製作者與書籍圖文的互動慾望,除了對歷史古文物與圖像藝術的愛好,它也需要製作者對書籍內容與文字本身的高度興趣與深度理解。對現代學者而言,它建構了時代背景,提供流行圖像與歷史市場的資訊,是藝術史、書籍史與歷史學者的無價依據。這是英美圖書館裡等待學者發掘與研究的珍品寶藏。

[1]https://www.londonremembers.com/memorials/national-portrait-gallery-granger ; John Malcolm Bulloch, The Art of Extra-illustration (London: A. Treherne & co., ltd., 1903), p. 11.

[2] Cooper, Thompson(1890). “Granger, James“. In Stephen, Leslie; Lee, Sidney(eds.). Dictionary of National Biography. 22. London: Smith, Elder & Co. pp. 372–374.

[3] A Biographical History of England; from Egbert the Great to the Revolution, consisting of Characters disposed in Different Classes and adapted to a Methodical Catalogue of Engraved British Heads; intended as an Essay towards reducing our Biography to System and a Help to the Knowledge of Portraits, interspersed with variety of Anecdotes and Memoirs of a great number of Persons not to be found in any other biographical work, with a Preface, shewing the utility of a collection of Engraved Portraits to Supply the Defect and the various Purposes of Medals.

[4]https://catalog.huntington.org/search?/Xjohn+kitto+bible&SORT=D/Xjohn+kitto+bible&SORT=D&SUBKEY=john+kitto+bible/1%2C11%2C11%2CB/frameset&FF=Xjohn+kitto+bible&SORT=D&8%2C8%2C

[5] 這套書有數個版本,吉卜斯使用的可能是1850年版本。

[6] 按理來說,這部書應該用增補插畫者的名字,稱為「吉卜斯聖經」,然而它卻被後代誤用原書作者名字,從此約定俗成稱為「基多聖經」了。

[7] https://emuseum.huntington.org/objects/79/the-conversion-of-saul?ctx=14245fb5-1191-47a1-8336-8d48ba6847c3&idx=1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