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年代臺灣攝影的「鄉土」凝視 ——《ECHO of Things Chinese》

文 / 黃敬雯

1971 年,臺灣仍處於戒嚴、言論等權利限縮的時期,一份向西方人介紹臺灣傳統文化與風土民情的英文刊物《ECHO of Things Chinese》(以下簡稱《ECHO》),於此時元月出版,在臺灣民藝刊物的脈絡中成為承先啟後的重要角色。然如同每個創作,刊物及其呈現的內容亦反映著個人特色與社會意識脈絡,形塑了我們觀看的方式。《ECHO》藉由攝影之眼,截取了當時對臺灣民間的關懷,如果我們以現今的眼光回頭審視,藉由後殖民的角度,是否仍看見當初的浪漫鄉土情懷呢?

時代裡的《ECHO》

《ECHO》創刊號,1971年。
《ECHO》自 1971 年創刊,以月刊的形式共出版了六十一期,直至迎來最終號「中國攝影專題」(Photography in China)(Vol. 6, No. 8, Sep, 1976)。圖版來源:漢聲巷。

要瞭解一份具時代色彩的重要刊物《ECHO》,則不能忽視兩位核心創辦者 —— 吳美雲和黃永松。黃永松(1943 -)從國立藝專畢業後,歷經廣告設計、電影美術指導和劇照攝影,藉由他長期累積的拍攝專長,投入《ECHO》發揮調查與影像記錄的能力。吳美雲(1944 – 2016)的成長過程亦與雜誌有著深刻的關係。祖父為黨國元老、父親曾是駐美的外交官的關係,吳美雲出生於美國紐約,不但受過西方教育,也擁有曾在英文報社工作的經歷。[1]長期在西方的生活經驗及具黨政淵源的家庭背景,不但影響了她自身的文化認同,也為雜誌設下目標及定位,在《ECHO》中注入國家/帝國無形的力量。例如雜誌成為國家外交時贈與用的重要交流,並且再定義了「中國」傳統文化,使該刊物不言而喻在影像階級裡佔上優越地位。

《ECHO》主要人物「漢聲四君子」。
由左至右:姚孟嘉、奚淞、黃永松與吳美雲。
圖版來源:新活水。

傳統與現代的疆界位置

後殖民主義相關理論的興起,是由各地方上的知識份子,對西方滲入之文化與價值所提出的質疑。西方強權在殖民地的軍事侵略瓦解之後,仍在土地上殘留各層面的影響,轉以文化、經濟及社會等方式在無形中支配著。臺灣的後殖民過程,源於日治時期殖民母國對西化的追逐、政府遷台後「中國」所面臨的西方強權,以及冷戰後美援的文化擴張,由於這些因素,在思想、文化、藝術等方面渴望強勢文化的接納與認同,並將西方視為學習的對象。

從創辦時空背景來看,此時的1970年代,臺灣在國際上因中共排擠而受到孤立,知識份子們有感於對滋養自身的土地認知不足、迷失在六〇年代西化思潮與否定傳統之間,使得回歸鄉土的文學與藝術呼聲在沸騰的民族情緒之中醞釀,出現了「文化造型運動」與「美術鄉土運動」之討論,對現代化效仿西方的風潮提出異議與抨擊,也因此延伸出了對自身鄉土的凝視與關懷。《ECHO》在這樣的背景下,領先於知識份子的提倡,連接起「過去的現代」及「未來的傳統」。透過田野調查及攝影手法試圖傳達庶民傳統的精要,成為一份以地方風貌圖文介紹自我文化的刊物,將拍攝主軸置於傳統文化、民間習俗、宗教信仰及風土民情之間。

在雜誌視覺上,利用了黃永松的藝術背景及設計長才,在《ECHO》中展現充滿現代前衛的圖文構成。例如雜誌封面有如底片外框的「格狀體」(grid) , [2]在每一本畫面右側添上四幀(格)連續片幅,將大面積充滿靈魂的現場影像,或是具代表性的精選傳統圖樣進行構圖、切割。不僅隱含了攝影在《ECHO》中所佔據的重要性,也讓讀者在閱讀前即開啟了從相機鏡頭觀看動態片刻的想像。像是這般藉由黃永松眼裡的構圖機制,結合傳統文化的濃厚色彩與現代理性的幾何構圖,以「現代」作為「傳統」的展現手法,潛移默化消融了傳統與現代的二元關係。

影像與民俗

在臺灣民藝刊物的脈絡中,《ECHO》在時代中擔任承先啟後的角色。前有日治時期日人出版的《民俗台灣》作為模範,對臺灣工藝及技術做詳實的調查與呈現,後有系統化的中文版《漢聲》雜誌與專輯式整理的《雄獅美術》等,為民俗建立分門別類的文化檔案。

在此之前的六〇年代,因為美援帶來的西方現代化思潮,又受到政府箝制權利,攝影多著重於個人的探索,以不涉及社會現實的唯美沙龍及風景寫實攝影為主流。而《ECHO》在民間現場的近距離拍攝,將俗民傳統、底層文化如實呈現,不強調影像拍攝的個人色彩,引入了報導攝影不同層面的觀看方式,成為攝影及雜誌中具時代性的開創表現。其以田野調查、專題企劃的執行方式,節錄了百工基層在傳統習俗、宗教信仰等的剪影,將七〇年代的鄉土文化調查加以系統化,藉由攝影的表現性及文字記錄,這些影像也成為創辦者們將來倡建「中華傳統民間文化基因庫」的基礎。

「字」裡行間未表露的意涵

由於《ECHO》的出版宗旨「平衡東西文化交流」,起初市場設定即以西方人為主要讀者,經由英語文字為媒介敘述臺灣傳統文化,因此一開始就受到中華航空的青睞訂閱萬本的數量,成為外國人來往臺灣旅遊可得的機上讀本。雜誌多數亦銷往三十多個國家,在臺灣除了直接訂閱以外,這樣的取得管道,以及異國語言閱讀的隔閡,使得這套雜誌鮮少出現在臺灣的尋常人家裡。因為以上的因素,減少了在地讀者與本土產生對話的機會,地方庶民和傳統文化不經意成為了觀光的受凝視者,西方人得以透過雜誌及拍攝畫面啟動「想像的移動」,[3]此處的攝影成為西方讀者銜接視覺與觀光凝視的傳播渠道,不僅支配了讀者的觀看角度,也將在地文化變為他人的景觀。《ECHO》向西方解釋傳統習俗的背景及源頭的意圖,[4]在後殖民主義的理論中,成為了向文化霸權「由內而外」的發聲,透過闡釋內部觀點建構自己的主體性,[5]以化解西方對中國傳統的迷信與誤解,試圖抗衡不對等勢態。

順應1970年代中期的「文化造型運動」與「美術鄉土運動」背景,原本已以影像扣合主張的《ECHO》,在 1978 年更以新姿態推出中文版的《漢聲》雜誌,改以縱向的「銜接傳統與現代」為目標,將原本的外部語言轉化為本土語言文字,與本地讀者產生更多交流。相對於英文版《ECHO》東西交流的「空間橫坐標」,中文版的《漢聲》則是銜接古今的「時間縱座標」,閱讀視野也隨之轉換,原本如旁觀般的民俗經驗呈現,轉為以自身的視線觀看本土。

從今日觀看《ECHO》

「中國」是誰的中國?是誰的民俗?

《ECHO》的休刊號及《漢聲》的創刊號皆以「中國攝影專題」為題,黃永松亦在訪問中說明「《ECHO》以在台灣中國人的傳統民俗田野調查,呈現中國文化活生生的真實面貌[6] ,此時期的「中國」,是因國民政府遷台,欲與中共爭奪中國正統政權合法性,宣示台灣的中華民國為中華文化的正統,因而將臺灣涵蓋在中國之內。《ECHO》與《漢聲》對臺灣本土傳統文化調查的不遺餘力,穿梭在各鄉間只為了呈現最真實的影像,體現了後殖民中知識份子的反動與能量,不僅試圖改變外在西方強權對傳統民俗的觀看方式,對內部也竭力從西方現代的模仿轉移到自身文化的關注。

但俟1988年海峽兩岸開放,《漢聲》的田野調查多次移挪至對岸,黃永松並感觸說道「放眼二十一世紀,應是民族國家大聯合、建立世界新文化的紀元。中國人口十二億,佔世界總人口量五分之一強,照理講,中國人的加入應佔舉足輕重地位。……舊文化餘緒在時空變遷下,不足以面對西方文化的衝激和挑戰,顯出種種不能調適、紊亂失序的病向。這中國近百年來的處境,令我憂心忡忡」 ,不禁讓人提出疑問,《ECHO》的「東西文化交流」與《漢聲》的「銜接傳統與現代」裡,「東」方、「傳統」字眼,與其中呈現的「中國」民俗文化,是否限定於地理上中國延續至臺灣的文化風俗,而忽略了這塊土地在日本殖民時期及各個歷史時刻對臺灣本土文化的長時間影響。

後殖民裡的攝影手法

臺灣在無形中受到殖民、西化的影響,在實體建設及文化上迅速朝向現代化發展,造成傳統的流失與消逝,知識份子即是以「民俗」作為抵抗的利器,《ECHO》「由內而外」的發聲,藉由攝影方法作為傳聲筒,在美學層面將傳統文化作為對現代藝術的抗拒表現。但此時代影像裡的「民俗」是否就真的納入了「藝術」的範圍,還是更貼近反抗的手段呢?知識份子透過鏡頭傳達出的民俗文化,經過揀選、翻譯與再現,是否也將「西化的現代」及「傳統的民俗」劃分出了核心 / 邊緣的區別?是否同時也還在尋求西方的認同?《ECHO》除了是一本本用攝影呈現傳統文化精髓的載體,以及現今對民俗檔案的參考工具,它對鄉土的凝視、它的自身組成,逐步解構後能窺見影像背後的時代含意,以及對過往歷史的重新認識。不限於攝影表現中的浪漫鄉土情懷,每一次的解讀,也都為《ECHO》添上更濃厚的個人及時代性意義。

[1] 陳曼華,〈國族與鄉土:從文化造型運動看1970年代藝術場域中「臺灣」概念〉,《臺灣美術》115期,2019,。

[2] 張世倫著,《現實的探求—台灣攝影史形構考》,台北:影言社,2021,頁343-368。

[3] John Urry, Jonas Larsen著,黃宛瑜譯,〈視覺與攝影〉,《觀光客的凝視 3.0 》,台北:書林,2016。

[4] 鄒欣寧,《咆哮誌:突破時代的雜誌》,台北,行人文實驗室,2014,頁16-34。

[5] 廖新田,〈由內而外或由外而內?臺灣美術的後殖民主義觀點評論狀況〉,《美學藝術學》3期,2009,頁55-79。

[6] 國立傳統藝術中心,《黃永松與漢聲雜誌》,台北:生活美學館,2003。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